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无双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渊与蝶

.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美丽的东西,好想去看看啊……”每天在溪边发呆的时候,叫做郃的蝶精就会望着远处的山峦叹气,“山的那边有些什么呢?”

但是一个区区的小妖怪,是不可能飞得很远的,离开这片赖以吸取灵气的丛林他很快就会无法显现人形了(即使是现在也只不过可以化成比烟雾清晰一点的样子而已),如果以蝴蝶的形态,活不过一个冬天就会死掉了。

蝶精就这样每天怀着无限的好奇,期待着远到的旅人在溪边饮马时能停在他们肩上听听他们都说着怎样的故事,打量着他们的装扮和举止,在脑中勾勒着那个远方的世界。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在河边晒太阳时说起了一件听起来很厉害的事情。

原来,在翻过西边的三个山头的这条小溪的源头,是一个叫夏后的地方,那里的悬崖之下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相传在七八百年前从天下掉下了一颗灵珠,从此那里的地洞源源不断地蓄积起泉水来,如果能潜到潭底找到灵珠,就能得到成为仙人的神力。

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终于来到遥远的…对一个蝶精来说遥远的夏后山谷。传说中的深潭背靠着绝壁,掩藏在浓密的乔木深处。池面比想象的宽阔,越向山崖潭水就越变得漆黑。大概传说是真的吧,否则怎么自己把脚探进水里时感觉疲惫瞬间都涣释了呢?

可是,以他的能力,断然是无法潜到水中一探究竟了,无论是作为一只蝴蝶还是妖精,他都不会潜水啊。

 

“喂!你干嘛!”

蝶精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猎人模样的家伙,正扛着一把长弓拎着一尾兔子走来。

“潭水很深,要洗澡找别的地方,会淹死的。”

“我…不是洗澡……”

“喝水的话不要往里面去,”猎人走进打量了蝶精,发现了什么,“你是妖怪吧,人形都还没修炼成实体呢。”

于是郃就把他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了猎人。

“切,要是这事情这么容易,灵珠早就被其他人拿走了,怎么轮的上你?”

“……也对呢。”

“老老实实修炼个千把年吧。”

“那样就能四处走了么?”

“几乎不可能。”

蝶精很泄气,他已经没有气力再回到原来的林子了,于是就在水潭边住了下来。在这样的地方修炼进步得也会快一些吧,他这样想着。

 

“你怎么还在?”第二天猎人又来了。

“我回不去了,我就在这里修炼吧……”

“嘿!”

于是猎人让他去自己的草棚里喝茶,原来就在水潭另一侧的灌木后面。

“你叫什么?”

“渊。”

“这名字跟这地方还挺相称的…你是这的人?”

“我一直在这片呆着。”

“你不想去别的地方走走么?世界那么大。”

“有啥好看的?”

“什么都很好看啊!”说起这个蝶精就来了兴致,“你想,那么多没见过的人和事情,各有各的模样,多么美好啊!”

“你怎么知道都是美好的。”

“大概不都是吧…但是……”蝶精皱了皱眉,“能把它们都看一看,这件事情却很美好吧?”

“我不太懂。”猎人嘬着热茶,平淡地看着他。

“你们人类啊…就是不懂得珍惜…”蝶精试着去端杯子,勉强能端起来,“明明有那么长的生命,可以做很多奇妙的事情却不去做。”

“那你们蝴蝶,会觉得时间不够用咯?”

“太不够了啊…即使变成了妖精,也走不远…”

于是住在池边的猎人有了蝶精的陪伴,生活也变得不那么无聊了。两个人每天打猎的打猎,修行的修行,傍晚的时候再一起喝喝茶。蝶精总要让猎人给他说说附近村庄的事情,不时地撺掇他再走远些,带回来更多新奇的消息。猎人却不知为何不为所动,只是说“我啊这辈子就在这里生活不能离开”。

“你不离开山里,为什么还要到镇上卖野味,你要钱做什么?”

“你管我。”

日子过了不知道多久。

 

 

=====================================

 

这天的天气也特别好,一大早空气中充满了薄荷的气息,那是猎人在烧茶。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煮茶呀?”

“喝了薄荷茶上路,精神会很好!”

“你不是精神总很好的么?”

“我是怕你没精神。”

“诶?”

猎人咧嘴笑起来,“我说,你在这也好些日子了,修行得如何了?”

“唔…”蝶精撇了嘴,“还早着呢。”

“你啊,心里老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怎么可能修炼得好嘛。”

“我也很头疼啊啊…”说道痛处蝶精恼火地搔了头。

“我帮你吧。”

“嗯?怎么帮?你愿意替我去邻镇转转了么?”

“噫,没出息!”猎人哈哈地笑他,“你把这茶喝了,我去去就来。”

 

郃追着猎人出了草棚,还没等他问,猎人就一个鱼跃扎进潭里。他惊得说不出话来,想去救人却不会水,整个人都懵在那里。怎么办,去找人帮忙么,豁出去的话应该能顺着猎人踩出的小路找到山下的村子,可那能来得及么?

就当他灵光闪现决定从山崖上找根藤条绑着石头扔下去时,猎人却从水里翻上来了。

“你吓死我了!你这是干嘛!”

“给。”

一颗青绿色的夜明珠,在他的手里发出诡异的光。

“这是什么!”

“天哪,你当初来着是为了什么!”

“这…这是!?”

“嗯哼。”

“怎么可能…没人能够潜到…”

“大爷就是这么屌。”

 

花了半晌的功夫,蝶精才彻底接受了幸运从天而降的现实,但还没有办法把狂喜的心情完整地表达出来,只是张着嘴捧着灵珠在原地说不出话。猎人却好像比他还急,从草棚里提出一个小包袱。

“这里面有些盘缠,大概用不了多久。”

“诶?”

“你答应我,”猎人把包袱往蝶精脖子上一挂,“这一去,一定要看尽世上你想看的东西。”

“我…”

“不把它们都看完,不许回来!”

 

 

==================================

 

他想不明白猎人为什么那么着急忙慌地撵他出了山谷,不过注意力很快就被路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吸引了。

一年、两年、十年、几十年…在灵珠的庇佑下旅人走过了一个又个城镇,翻越了数不清的山川,拜访了许许多多的国家,见识了万物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他用尽全力去探究世间的每一个角落的美好和丑恶。或许一百年,或许好几百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终于有一天,他来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请问这里是?”

“夏侯。”

“夏侯?”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这附近是不是有个深渊?”

“啊?”店小二皱了眉头,“古时候是有的,早就干了啊。”

“干了?”

“哦,我们这有个传说。”小二看旅人面善,店里也不忙,干脆坐了下来。“好久以前,那边的山上,是有个深潭的,潭子里有颗宝珠,还有个守护珠子的神仙。”

“守护珠子的神仙?”

“嗯!是个猎人样子的神仙,据说还会拿着野味到村子里卖,有时候用草药给人治病。”

“后来呢!?”

“后来有人拿走了宝珠,潭子很快就干涸了,神仙也就没有了。”

 

  

================================ 

 

草木的滋长有时比时光更迅速,当他找到那个从前还是深潭的地洞时,藤蔓已经布满了山崖和洞壁。他顺着藤条向下爬,即使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历险,还是很吃力。他爬了很久很久,洞里一片漆黑,只有怀里的夜明珠隐隐地泛着微弱的光。或许一整天,或许三四天,旅人终于再也无法支持,失手摔了下去。

他摔的并不重,或许是离洞底不远了,又或许是下面的浮土太厚。他起身四顾,借着夜明珠微弱的光,找到了熟悉的东西,是猎人的那把长弓。

又过了一会眼泪才从眼中默默地落下来,那是安静的泪水,无声无息地,不知道流了多久。



“所以,猎人先生是因为这把长弓,才被人叫做‘张’郃的咯?”

“对哦。”

“您一直在这水潭边么?”

“嗯,”叫张郃的猎人点点头,“我在等人呀。”

“等了这么久…是什么人哪?”

猎人嘬了口热茶。“这个世上最美的一个人哦。”

“我爸爸说,美人总是让人等。”小孩子呲地笑了,“您还要等多久呀?”

“运气好的话,七八百年吧……”

 

 

【完】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