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扒马褂】夏侯亲子版

这么经典又贱慌慌的相声,夏侯一家值得来一版,惇哥、渊、霸宝出演~


=======


渊:你小子怎么还穿着这玩意,怪大的你难受不难受,快脱给我!

霸:嘻嘻嘻,老爹,您这件翻毛领小马褂特别好穿,再让我穿几天~   

渊:少废话,我还要穿呢,你给我!

霸:求求老爹,我还想穿,您再让我多穿穿吧~

惇:渊,霸,你俩干嘛呢?

渊:惇哥。

霸:大伯。

惇:大清早吵吵,不好好练武。

渊:这小子穿我马褂不还我。

霸:我自己个儿没有,借老爹的,他偏不让,非要拿回去…

惇:你怎么连个衣服都不让孩子穿?

渊:不是我不让,给他买好多新衣裳了…可他非要我这件。你看看,穿着又长又大,不老合适的!

惇:(打量了侄子)是不合适,你还给你爹吧。

霸:不行,我要穿,我不给他。

渊:你看,这小子!

惇:你脱了,让你爹给你找裁缝做件合身的好不好,大伯给钱。

渊:噫!这怎么好意思让惇哥破费!

霸:我不要,我就要穿老爹这件。

渊:嘿,你还来劲了!(揪住儿子)你快脱了!

惇:你爹的马褂,还给他。

霸:那不行。

惇:为啥?

霸:给他他要是弄丢了呢?

惇:你爹的衣服,他就是撕了关你啥事!

霸:(愤愤)可是他的不能给他…

惇:你这孩子…

霸:我…我不是在他手上借的。

渊:废话,我就不能借给你!(转头向哥哥)他从张郃手上拿的。

惇:你从谁借的也是你爹的,你老穿着算怎么回事情?

霸:我又不白穿!

惇:(看弟弟)他说没白穿。

渊:你小子给钱了是咋滴?我赁你了,你给赁钱了咋滴?

惇:你给你爹钱了?

霸:没给。

惇:那怎么叫不白穿!

霸:大伯你有所不知,郃叔他把马褂给我时提条件了~

惇:说来听听。

霸:郃叔说了,(装张郃)霸宝啊,将军这人性子急又爱聊天,成天出去吹牛逼,他思维跳跃说话快,有时候说得人直接懵逼听不懂,这一听不懂人家就难免觉得将军这人不着调…你把这马褂穿去,回头见了你爹跟人胡说八道,别人听不懂了,你给他打个圆场,别让人以为他满嘴跑火车不靠谱,管他叫白地将军,听到么~

惇:原来如此…(转头向弟弟)他是没白穿,他帮你圆场了。

渊:嘿,大爷我还要你个小混蛋替我圆场了?你是不是欠揍!

霸:(躲伯伯身后)大伯救我!

惇:算了渊,孩子也是孝顺孩子,让他再穿两天吧。

渊:……

惇:渊。

渊:那行,看你大伯份上,你再穿几天。

霸:谢谢老爹!

渊:再穿两星期。

霸:三星期吧!

渊:两星期,多一天都不给!

 


 ======

 

 

惇:(看侄子一边玩去了)渊,这是怎么回事?

渊:哈?

惇:孩子刚才说的,你满世界跟人胡说八道,云山雾罩满嘴跑火车。

渊:这是哪儿的话,我没有!

惇:张郃能这么说你,估计不是胡说。

渊:嗨!没的事儿!

惇:真没有?

渊:真没有!惇哥,我现在可是虎步关右第一人,我忙得很,哪里像他们说那样有时间到处吹牛逼啊!

惇:哦,最近很忙么?

渊:忙死我了!你都不知道关外那帮胡人多烦人,成天找事,那些百姓也不老实,隔三差五在将军府门口示威游行,蜀国动不动要打过来,没战事时闹蝗灾,我那个累啊!

惇:那还真是辛苦。

渊:这不,回京城才缓口气,去年把我累的,都瘦了。

惇:……看着是掉了不少肉(心疼地看)

渊:你也看出来啦!去年有天我下班回屋,身上扑腾掉下一块肉来,足足六十斤!不过你还别说,顿时身上就轻松了不少呢~

惇:哈?

渊:你想,我虽然吧,比大伙们胖那么一点,毕竟还算个人形,也不是那肚脐眼能点好几个月灯的富贵之人~

惇:呃…

渊:六十斤肉,这么噗通地就从我身上掉了,哎呀可不是真的累坏了么!

惇:…你等等

渊:那肉吧,掉在地上,也怪通人性的,还对我说话,它说你够累的,熬点肉汤补补吧。

惇:渊,你这是在胡说八道啊!

渊:惇哥,我可不是胡说,那肉从我身上噗通掉的啊!

惇:这就不像人话了啊!

渊:噫,你不信我,千真万确的事儿啊。虽说有些离奇,可雍州不比中原,什么怪事儿都有,怪极了!

惇:这我肯定不能信,不管中原还是关外都不能有。

渊:你不信?

惇:不信。

渊:我有证人。

惇:谁?

渊:(指儿子)他。

 

-

 

惇:霸,大伯跟你打听个事儿。

霸:大伯您说。(骄傲地抚摸马褂)

惇:我听说在关外,人身上能噗通掉下60多斤一大块肉来。

霸:这刀砍得狠!恐怕是羌人的武艺。

惇:不是砍的,人累的,太累了肉就掉了,身上还怪轻松的。

霸:什么鬼啊…

惇:那肉还会说话,让人炖点肉汤补补身子。

霸:大伯您清早就喝酒,是跟郭祭酒学的么?

惇:听说这事儿在关外能有,那边不比中原。

霸:关外的人也是人啊!

惇:所以没这事儿?

霸:当然没有,大伯您那儿听来的?

惇:你爹。(指着弟弟)

霸:哈…老爹说的?

惇:他楞说自己身上掉了60斤肉,没这事吧?

霸:(坚定地)有!

 

-

 

惇:这事儿能有?

霸:有有有,刚才我没想起来,这事儿确实有,我见了。

渊:看,我说有嘛!

惇:我不能信,你们给我解释解释。

霸:嗨,大伯这玩意儿就是您少见多怪了,那关外成天是八月飞霜的奇事儿,就我爹这掉肉的,那都不算事儿!真的,您信他的,这事儿经常有。

惇:这并不能算解释。

霸:噫…难怪老爹说大伯您啥都好,就是有点太认死理儿,我说的您没听明白?

惇:你等于什么都没说好么。

霸:咿呀咿呀…(搔头)大伯您看我爹,您看看!(指向父亲)你看到没,我爹自打去了关外,都累瘦了。让我想想…瘦了得有六七十斤,他这么大一人,活活少了六七十斤,那可不是他掉下来的肉么!哎呀我可怜的爹,儿子不孝不能为您分忧,让您瘦成现在这个样子(抚摸父亲肚皮)我好痛心~~~~

惇:不是瘦的,是直接掉的。

霸:那是形容,是形容!

惇:不是形容,就是一次掉的,噗通地就掉了。

霸:……噗通地

惇:那肉掉了还对他说话,让他喝汤补补。

霸:补补……

惇:你说这不是胡扯是啥?

霸:不是不是…大伯您听我说,是我刚才没说清楚……(苦恼)

惇:允许你重新组织语言。

霸:这事儿…这事儿得这样说……这事儿……

惇:快说。

霸:是是是,是是是,大伯您别急,这事儿说来话长,要不您先忙?下班了我去找您慢慢聊?

惇:我今天休沐,有的时间。

霸:啊是…啊是……那我可就要说了!(正色)

惇:我还怕你咋地。

霸:这事情啊,要从…要从咱们到雍州说起,这雍州您知道,不管有咱们汉人,还有胡人。

惇:我就想知道肉怎么掉了还能说话。

霸:您别急啊,您听我说啊!

渊:(坏笑)听这小子说。

霸:自打老爹带着我们去了雍州,大小阵仗打了无数,嘿哟那个惨烈啊!去年总算是把那帮羌人给打服了。

渊:服了。

霸:打完了异族,我们就跟着张鲁师君一块安抚流民,噫,不比打仗容易。

渊:还无聊。

霸:不过好在阎圃大人特别擅长做群众工作,加上这两年收成好,人心总算是安定下来啦!

惇:说重点。

霸:大伯您怎么性子比老爹还急,这不就要说到了么。人心安稳了,大家就高兴,于是隔三差五的就有老百姓来送猪送羊,那歌是怎么唱的来着,猪呀羊呀…

渊: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

霸:送给那亲人夏侯将军~

惇:……

霸:那天我跟老爹在田间溜达,一群老乡就唱着这歌,给我们拖了一条宰好的羊过来,硬要我们带走。那老乡说将军您真是大忙人,多久没路过咱们村了,您可瘦了不少,这羊您炖汤补补身子吧!我老爹说那可不行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老乡说我们怎么会给您针线呢您明摆着用不上,老爹说这羊你们留着自己吃吧有生娃的妇人给她养养身体,老乡说生娃的妇人没有不过我守寡的二妹子早就仰慕将军不然您带回去做个偏房?老爹听了吓了一跳,赶紧说那我还是要羊,于是我们就带着羊回城了。

惇:也不是绝对不能收群众东西,毕竟是一片心意。

霸:就是就是。那天我们本来只是遛弯儿,也没牵个马,我嘛您也知道,背羊什么的也帮不上忙,于是老爹哼哧哼哧地扛着羊回了营。

渊:养你何用!

霸:要说往常,扛个破羊对老爹算个P啊,一天背十趟来回不带喘气的,可您知道,他那是活活累了两年了,其间也没顾得上营养,于是到了地儿他肩都麻了,两手一松,那羊噗通就掉地上了。嘿,这一卸下羊,他可不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么,同时他又想,“嗨,我这身子骨,是不比当年了。”

渊:你才不比当年!

霸:(无视父亲)他这样一想,再一看地上的羊,老乡的话就回荡在了耳边,老乡不是说了么,“您炖些肉汤补补身子吧!”

惇:哦……

霸:于是老爹就感动了,“我自己还没曾想,老百姓却已经关心我了啊!”

惇: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乡亲们真是太淳朴了。

霸:所以说,我老爹噗通掉了六十斤肉,还让他补补身子,是这么回事。

渊:就是就是。

惇:原来如此。

霸:嘻嘻嘻,我爹说话急,这事儿又长,他一开始没给您说清楚。

渊:好小子,马褂你再多穿两月吧。

 

=========

 

渊:(打发儿子边儿玩去)你看惇哥,我没瞎说吧。

惇:霸宝这孩子,也长到能说瞎话的年纪了啊…

渊:嘿,明年就要行冠礼了~

惇:哦?

渊:到时候张雄跟他一块,亲哥儿俩,孩子们长得真快啊,都该寻思着说媳妇……

惇:你等等!

渊:嗯?

惇:霸跟张雄,亲哥儿俩?

渊:咦,惇哥不知道?

惇:……怎么个亲法?

渊:张雄啊,就是张郃家大儿子啊,跟霸宝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亲兄弟啊!

惇:我只知道他俩一天生,这亲兄弟怎么出来的。

渊:那一胎里生的可不就是亲兄弟么?

惇:他俩一胎里生的?!

渊:啊~(点头)

惇:你怎么不告诉我!

渊:我当你知道呢,他俩当年不是我怀胎十月,然后一块儿生的么~

惇:哦…(突然瞪眼)你怀胎十月?

渊:对啊,我怀胎十月,他俩生了出来~

惇:你又在说什么鬼话!

渊:哪里是鬼话啊惇哥,我怀胎,这俩小子生了,亲兄弟。

惇:你放屁,你个大老爷们你能怀胎?

渊:惇哥你这话说的,这有啥不能的,你想的话你也能。

惇:一派胡言!

渊:这事儿你不信?

惇:废话!

渊:可这事儿有证人的啊~

惇:谁?

渊:(指儿子)他。

 

-


惇:霸。(招呼侄子)

霸:大伯,总之就是我爹人缘好,乡亲们都关心他,给他送羊,还嘱咐他注意营养~

惇:是,可这会儿不是这事儿了。

霸:诶?

惇:你跟张雄,亲兄弟?

霸:哈,我俩一天生的,特别好,跟亲兄弟一样一样的!

惇:不,就是亲兄弟。

霸:哈?!

惇:而且是你爹怀胎十月,生的你俩。

霸:噗,大伯您是不是看多了英雄母亲曹孟德~

惇:没这事儿?

霸:您说呢?!

惇:那你爹为啥这样跟我说。

霸:我…我爹说的?

惇:没这事儿吧。

霸:(正色)有。

惇:……

霸:这事儿我是当事人,我知道的!

 

-


惇:霸,一件马褂而已,大伯给你买,你能不闹么?

霸:咿呀!大伯说啥呢,我咋能跟您说瞎话,我跟张雄是亲兄弟这事儿是真的!

惇:他是张郃的儿子,怎么可能跟你亲兄弟?

霸:……事到如今

惇:嗯?

霸:事到如今,也只好告诉大伯了……

渊:你有啥知道的,就全跟你大伯说吧。

霸:大伯…其实郃叔……是女人!

惇:……

霸:您想必也早就怀疑了,没错,他确实是女人,行军打仗不方便,隐藏了身份,虽然个子出奇地高,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我跟张雄,就是他跟老爹亲生的孩子!

惇:……

霸:明里虽然叫他郃叔,暗地里我管他叫妈!

惇:我想知道阿丁听了这话还认不认这娃…

霸:(坚定状)主母对我视若己出,霸不胜感激,可郃叔才是我的生母,我跟张雄是双胞兄弟!

惇:你打住,你听清楚了,你爹说的不是这样,他说是他怀胎十月。

霸:啊,啊对!不是郃叔…其实,其实老爹才是我亲妈,(转身向父亲)娘!

渊:儿!

惇:(捂住瞎眼)我再给你俩一次机会,重新说。

霸:……

惇:你爹怀胎十月,有了你跟张雄两个亲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霸:嗨,您这问的……我跟张雄那交情,您也见了,对吧!我爹这肚子(摸父亲肚子),都说是五个月的胎相,这不就说通了么?

惇:不通。

霸:咿呀咿呀,大伯您反应真慢,这您想不通?

惇:想不通。

霸:我爹不是平常人,这您应该早知道啊~

惇:嗯。可他说了,我要想,我也能怀。

霸:……

惇:你给我个解释。

霸:…这个这个,(无力望爹,发现爹正盯着自己身上的马褂)这个也是说来话长……

惇:我今天有空。

霸:咿呀…那我,说说看?

惇:你说说看。

霸:好吧…您看,我爹跟郃叔,自打认识以来,关系特别铁。

惇:嗯。

霸:他俩啊,成天伙一块,摸摸鱼跳跳舞,也算是义结金兰对吧,特别铁。

惇:少废话。

霸:您别急啊您听我说!这不,那时候他俩认识了,情投意合,觉着吧,这老一辈的情谊要能延续到我们晚辈,那多好啊,我爹这人重感情您也知道,他就成天想着这事儿,怎么才能跟郃叔好得跟一家人似的呢?他左想右想,想出来个主意,对了,让孩子结个亲家!

惇:哦?

霸:我老爹他想啊,自己当年也是帅哥一枚,郃叔多美一人那就不用说了,要是自己的孩子跟郃叔的孩子订了亲,那他以后的孙子得多俊啊!这万一是个女孩儿,然后(压低声音)主公将来当天子了,那这孙女就能给主公的孙子当媳妇,哇,那咱老夏侯家就牛逼啦!

惇:天下终归是孟德的。

霸:抱着这不可告人的目的,老爹心怀鬼胎地就成天盼着跟郃叔攀亲家将来好生漂亮孙女,结果要不怎么说心想事成呢,我老妈跟张夫人同时就都发现怀孕了!哇这可把我爹高兴坏了,天天找郃叔吃饭,给他说攀亲家的事儿,郃叔当然就同意了呗,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光等孩子生了就订娃娃亲。

渊:你真觉得你爹我这么有远见?

霸:(无视父亲)于是他们等啊等啊,老爹霸彩礼都备齐了,郃叔把嫁妆也都置办好了,总算过了十个月,也是天意,我老妈跟张夫人就一天里生了!

惇:可是你爹说的是…

霸:您听我说!我老妈跟张夫人同一天里生了孩子,结果一出来,他们就傻眼了,为啥呢?因为两都是小子啊!这两儿子再好看也没用啊,生不出皇后来啊,哎哟可把他给急的,你说这张夫人怀孕的时候天天想吃辣,怎么生了个带把儿的呢?!是是是,张雄他如今也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跟郃叔一样的美人坯子(咽口水),可有啥用呢?哎呀呀真真气死个人。

渊:你小子不是对阿雄有歹意…

霸:于是我爹就郁闷,就去找郃叔喝酒,他说:“张郃啊你看,这好好的亲事,就这么给黄了,怎么就给生了两小子呢?”郃叔这人却擅变通,他说:“将军你不要泄气,虽然咱俩做不成亲家,这两孩子说不定将来成亲家呢?咱们两家世世修好,还愁结不了亲?我们就这么约定,让他俩做异性的兄弟,将来做了亲家,他们亲上家亲,就是亲家兄弟啦!”

渊:嚯,好主意。

霸:然后我老爹这普通话…这qīn、qìng不分,没文化么~

渊:嘿!

霸:所以我老爹,心怀鬼胎十个月,一朝两个亲妈分娩,出来的是一对亲家兄弟,就是这么回事。这鬼胎您看看,可不是我老爹能怀,您要是想……

惇:对,天下迟早是孟德的。

霸:就是嘛!所以这样一说,大伯就明白了~

渊:嘿嘿嘿,好儿子,马褂穿半年,玩儿去吧!

 

==========

 

惇:我真是没想到啊…

渊:嗯?

惇:我本以为霸跟你在那边,经过战场历练,再加上你们那个什么,叫郭淮的提点,能变得文武双全,却没想到成了这么个油嘴滑舌的样子。

渊:噫,得亏是郭淮追着他念书,不然现在成啥样还不知道呢,这小子成天不学好。

惇:你身边能人多,人缘也不错,自己照顾不过来的时候要多仰仗他们。说起来这个郭淮,你是怎么发现的?

渊:嚯!郭淮啊,这事儿可有意思了,我刚要跟你说呢!这人有意思,之前我跟他不熟,要不是他从童女变了肺痨吓我一跳,我都没注意军里还有这么号人!

惇:哈?

渊:这郭淮,本是祭汉水的童女。

惇:祭汉水?

渊:不过那种封建迷信本大爷去了以后都不搞了,现在汉水神不要童女了,光要吃粽子~

惇:你等等…

渊:也对,你说这女童变肺痨,谁受得了?如今汉水不仅不吃人,粽子还要素的,也不要米粽子,包包茅草有个样子就行,啧啧啧,这么下去汉水神恐怕要成佛。

惇: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这事关当地风土,你可不好到处乱讲,回头伤了民心!

渊:啊呀,惇哥你怎么又不信我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乱说?!

惇:你这已经没谱了啊!

渊:倒霉儿子!(招儿子)

霸:(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老爹,大伯~

渊:来,你给你大伯把个事儿说清楚。

 

-


霸:童…童女?

惇:我之前记得郭淮是个军司马,可你爹说他原来是祭汉水的童女。

霸:您见过那样的童女?!

惇:还说汉水之神改吃了茅草粽子。

霸:噫,那不跟拿苍蝇祭高祖一样了么?

惇:你爹言之凿凿,可这事儿不能有吧。

霸:……

惇:霸?

霸:这事儿得有,您容我想想…

惇:这马褂我给你照着做件一模一样的成么,何苦呢…

霸:不不不,大伯您想哪儿去了,我不是为了马褂,是为了真理啊!

惇:郭淮,童女?

霸:嗨,大伯,刚才不是说了么,大西北风俗奇异,这人的审美是很难说的,咱们觉得白牙好看,可山海经里不还有黑齿国不是?咱们觉得童女都得是张雄…呃,涓妹那样的,可谁也保不齐世上有喜欢肺痨的啊,祖国那么大,要有包容性嘛!

惇:他们就是喜欢长胡子的童女,首先也得是童女吧,郭淮是童女么?

霸:啧…虽然现在不是……

惇:从来也不是!

霸:嗨,这水神喜欢就得了,管他童女不童女~(摊手)

惇:水神都吓得吃茅草粽子了…

霸:……对对对!

惇:嗯?

霸:就是为了让汉水改吃茅草粽子嘛!这事儿我想明白了,大伯您听我说~~~

惇:哟,看着你还怪激动。

霸:是这样的这样的!自打我们过去,发现当地还留着不少不健康不进步的习惯,沔阳还祭水神呢您敢信么,每年一个童女就往水里扔,那个惨啊~~ 我老爹想啊,这特么不是西门大官人当年都扫除了的陋习,怎么还有人在搞! 他于是就跟手下说:“你们你们,给爷想个办法,把这事儿给弄了!”                                                                                                                                                                                                        

惇:所以他就照着西门豹的方法弄不就行了。

霸:(无视大伯)这时候,一个叫郭淮的军司马突然就跳了出来,他咳咳咳地表示,自己反正估计也没几天活路了,不如由他替了童女去投江。

惇:水神又不瞎…

霸:水神又不瞎,我爹就说你好好的别闹,我们把张郃扔水里算了,他长得漂亮武功高,下去潜两下出来说把水神打死了,这事儿就结了~

渊:我真特么机智。

霸:但是张鲁师君不干了,这人杀神不科学,作为宗教界人士不能接受,而且估计老百姓也无法信服。不如说水神被郃叔打服了,以后吃吃粽子,不吃人了~

惇:这倒是个好办法。

霸:好是好,可打了这么多年仗,粮食不够,之前几年好几个童女都是家里养不活了顺势往水里扔的,这一旦汉水改吃粽子,就大家都得送,米从哪儿来呢?

渊:从哪儿来呢?

霸:这时候一旁的阎圃大人灵机一动,说他有妙计,要不咋说我爹手下能人多,他这计划一出,大家都拍手了~

惇:哦?

霸:于是啊,等到祭汉水的那天,我们先让师君在岸上烧香做法,等到烟雾缭绕辣眼睛了,郃叔把郭淮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装成童女,腰间别了根芦管就往水里跳,大家都被熏得七荤八素了,谁能发现是郭淮啊?等过了半晌,郭淮在水里快冻死了,他就猛地从水里浮起来!

渊:哟呵他还会水?

霸:在水里泡着,妆早掉了,郭淮就开始咳,咳得跟打雷似的,估计都气胸了,师君赶紧高呼一声汉水显灵啦!老百姓哪里见过神仙,全都趴地上不敢抬头。于是郭淮边咳边哼唧,师君就给他翻译:“什么?童女吃腻味了?您以后想吃啥?粽子?好好好!吃糯米胃不舒服?茅草?茅草怎么好意思给您吃哟!磨牙?驱虫?可……诶不是不是,不是舍不得,您千万别涝千万别涝!茅草茅草,就吃茅草!洗干净了包成粽子,剁碎了,剁碎了!好好好您呐,明年开始茅草粽子!好好好您慢走~~祝您早日成佛!”

惇:……

霸:从那天起,我老爹就觉得,这郭淮看着不老可靠,却是个忠心不怕死的,可以提拔,时间长了吧发现他还有点文化,就派他闲了就跟踪我,逼我好好学习。大伯您看,说起来都是传奇啊~~~

惇:哦…原来如此…

霸:老爹~

渊:干嘛,玩儿去~

霸:老爹,这马褂……

渊:穿穿穿,给你穿一年,行了吧!

霸:谢谢老爹!(欢天喜地跑开了)

 

-

 

渊:所以惇哥你看,我们在那边真是忙得屁滚尿流!

惇:真是辛苦你们了。

渊:不过呢,那边也蛮有意思的,长安一带风景也不错,经常可以出去玩玩~

惇:长安是旧都,皇陵也多,我听说时常出图些文物?

渊:不光文物,还闹鬼呢~

惇:闹鬼?

渊:对呀!我有次在长陵那片的塬上半夜跑马,你猜我遇上谁了?

惇:你为啥半夜跑马…

渊:遇上了滕公夏侯婴!

惇:……

渊:哇,他长得跟你没瞎的时候一样一样的,我吓一跳。我说:“惇哥,你怎么大半夜在长陵上遛弯呐?”他听了大笑:“惇哥?我是你婴哥!”

惇:那是祖宗啊…

渊:我说,那您是我祖宗啊!结果你猜怎么,他又笑:“祖宗是祖宗,可我见你小子有意思,我乐意跟你相好,咱们结拜兄弟吧!”

惇:……(捂左眼)

渊:我一听也乐了:“感情我老夏侯家高祖那会儿就是豪气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小弟渊这厢给婴哥有礼了!”

惇:霸…(回头找侄子)

渊:于是婴哥大喜,拉着我在他坟头上唠了一晚上,哇塞我才发现,我们共同语言好多啊!他听说我替主公顶罪的事儿,还夸我了,他说“嘿我当初只是给老大做伪证,你都蹲号子了啊,不错不错是个好后生!”他给我说往自己车上捞惠帝和鲁元公主的事儿,我说:“就是就是,可不能让兄弟绝了后,我也养过人家的孤儿的~”婴哥就夸我,说我有他的遗风~~~

惇:霸!

霸:(颤抖着靠近)大伯…

惇:你爹说的这事儿,有么?

霸:没…没有……

渊:怎么没有!我说的~

霸:没有…您说的也没有……

渊:嘿你小子,怎么没有!

霸:(缩回伯父身后塞出一坨衣服)您说的也没有,马褂还您了!


【完】


抽到她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胸好大………

新的空白书签到了~
不堪蹂躏的幼帝决定购买据说效果显著但副作用同样无法忽视的增高产品!

Mother Fxxker !!!!!!

亲哥啊!!!!亲哥!!!!!!

鸦青:

祝新年大吉!

 

今年一定要多画!

今天开始进入春节假期,果然是闲的发慌,居然做成了教程……

因为@Dolorys 太太喂粮所以今晚煲耳机的时候就顺便…

一开始傻叉了选了最细的笔,搞得画面很小家子气,果然还未够班啊……

排线消磨了热情还出不来效果差点要弃,赶紧收工!

小次郎每次说升级台词时就想对他说:提升男人味请从将蝴蝶结还给张郃开始…
之前开了张磨笔尖的小次郎但是太琐碎一直没画完,今天磨买买提的时候又要弃,于是想起来烂尾的小次郎,顺手涂一个压一压罪恶感…
希望之后能把原来那张图完成………

好像没有好好画过令君,今天正好想磨笔尖~

第一次抽到的五星……

而且不打算再抽(因为星星要留下来等大帝(太可悲了吧)),所以将是今后很长时间中我唯一的五星呢……

一直很喜欢大姐大类型的人物所以还满爱用她的(说话很豪迈呢)……

但是因为金棋不够所以至今还是70级……

因为大帝是骑兵的缘故所以觉得骑兵都很可爱(堕入邪道了啊)……

一直都差不多是每天登陆领奖励就下线的状态,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到国服出大帝啊……

Aki太太在三国异界录里的渊真是…邪魅啊!!!

帅哥苦手【捂脸】

不知道这是神马的可以在微博搜一下“三国异界录”呢,是个灰常厉害的企划,有好多神一样的太太!!!

#三国志13#夏侯渊


三国志里面的渊宝一看就是反派的面相呢…会杀儿童的那种……

画完意识到这是第N张同一角度的图了…我是不是对渊的回眸有过于坚强的执念……

我爱渊,渊让我快乐……

《仁者》豆瓣连载订阅破千贺

《仁者》订阅据说要破千了~嗯,辣么,想知道郭嘉荀彧活得多悲催,或者想知道图里这个妹子死得有多凄惨,请订阅 @胖晃_月半曰光 的这个小说哦(lofter她也有在连载),并且还有机会收到作者寄出的实体菜刀……





渊与蝶

.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美丽的东西,好想去看看啊……”每天在溪边发呆的时候,叫做郃的蝶精就会望着远处的山峦叹气,“山的那边有些什么呢?”

但是一个区区的小妖怪,是不可能飞得很远的,离开这片赖以吸取灵气的丛林他很快就会无法显现人形了(即使是现在也只不过可以化成比烟雾清晰一点的样子而已),如果以蝴蝶的形态,活不过一个冬天就会死掉了。

蝶精就这样每天怀着无限的好奇,期待着远到的旅人在溪边饮马时能停在他们肩上听听他们都说着怎样的故事,打量着他们的装扮和举止,在脑中勾勒着那个远方的世界。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在河边晒太阳时说起了一件听起来很厉害的事情。

原来,在翻过西边的三个山头的这条小溪的源头,是一个叫夏后的地方,那里的悬崖之下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相传在七八百年前从天下掉下了一颗灵珠,从此那里的地洞源源不断地蓄积起泉水来,如果能潜到潭底找到灵珠,就能得到成为仙人的神力。

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终于来到遥远的…对一个蝶精来说遥远的夏后山谷。传说中的深潭背靠着绝壁,掩藏在浓密的乔木深处。池面比想象的宽阔,越向山崖潭水就越变得漆黑。大概传说是真的吧,否则怎么自己把脚探进水里时感觉疲惫瞬间都涣释了呢?

可是,以他的能力,断然是无法潜到水中一探究竟了,无论是作为一只蝴蝶还是妖精,他都不会潜水啊。

 

“喂!你干嘛!”

蝶精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猎人模样的家伙,正扛着一把长弓拎着一尾兔子走来。

“潭水很深,要洗澡找别的地方,会淹死的。”

“我…不是洗澡……”

“喝水的话不要往里面去,”猎人走进打量了蝶精,发现了什么,“你是妖怪吧,人形都还没修炼成实体呢。”

于是郃就把他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了猎人。

“切,要是这事情这么容易,灵珠早就被其他人拿走了,怎么轮的上你?”

“……也对呢。”

“老老实实修炼个千把年吧。”

“那样就能四处走了么?”

“几乎不可能。”

蝶精很泄气,他已经没有气力再回到原来的林子了,于是就在水潭边住了下来。在这样的地方修炼进步得也会快一些吧,他这样想着。

 

“你怎么还在?”第二天猎人又来了。

“我回不去了,我就在这里修炼吧……”

“嘿!”

于是猎人让他去自己的草棚里喝茶,原来就在水潭另一侧的灌木后面。

“你叫什么?”

“渊。”

“这名字跟这地方还挺相称的…你是这的人?”

“我一直在这片呆着。”

“你不想去别的地方走走么?世界那么大。”

“有啥好看的?”

“什么都很好看啊!”说起这个蝶精就来了兴致,“你想,那么多没见过的人和事情,各有各的模样,多么美好啊!”

“你怎么知道都是美好的。”

“大概不都是吧…但是……”蝶精皱了皱眉,“能把它们都看一看,这件事情却很美好吧?”

“我不太懂。”猎人嘬着热茶,平淡地看着他。

“你们人类啊…就是不懂得珍惜…”蝶精试着去端杯子,勉强能端起来,“明明有那么长的生命,可以做很多奇妙的事情却不去做。”

“那你们蝴蝶,会觉得时间不够用咯?”

“太不够了啊…即使变成了妖精,也走不远…”

于是住在池边的猎人有了蝶精的陪伴,生活也变得不那么无聊了。两个人每天打猎的打猎,修行的修行,傍晚的时候再一起喝喝茶。蝶精总要让猎人给他说说附近村庄的事情,不时地撺掇他再走远些,带回来更多新奇的消息。猎人却不知为何不为所动,只是说“我啊这辈子就在这里生活不能离开”。

“你不离开山里,为什么还要到镇上卖野味,你要钱做什么?”

“你管我。”

日子过了不知道多久。

 

 

=====================================

 

这天的天气也特别好,一大早空气中充满了薄荷的气息,那是猎人在烧茶。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煮茶呀?”

“喝了薄荷茶上路,精神会很好!”

“你不是精神总很好的么?”

“我是怕你没精神。”

“诶?”

猎人咧嘴笑起来,“我说,你在这也好些日子了,修行得如何了?”

“唔…”蝶精撇了嘴,“还早着呢。”

“你啊,心里老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怎么可能修炼得好嘛。”

“我也很头疼啊啊…”说道痛处蝶精恼火地搔了头。

“我帮你吧。”

“嗯?怎么帮?你愿意替我去邻镇转转了么?”

“噫,没出息!”猎人哈哈地笑他,“你把这茶喝了,我去去就来。”

 

郃追着猎人出了草棚,还没等他问,猎人就一个鱼跃扎进潭里。他惊得说不出话来,想去救人却不会水,整个人都懵在那里。怎么办,去找人帮忙么,豁出去的话应该能顺着猎人踩出的小路找到山下的村子,可那能来得及么?

就当他灵光闪现决定从山崖上找根藤条绑着石头扔下去时,猎人却从水里翻上来了。

“你吓死我了!你这是干嘛!”

“给。”

一颗青绿色的夜明珠,在他的手里发出诡异的光。

“这是什么!”

“天哪,你当初来着是为了什么!”

“这…这是!?”

“嗯哼。”

“怎么可能…没人能够潜到…”

“大爷就是这么屌。”

 

花了半晌的功夫,蝶精才彻底接受了幸运从天而降的现实,但还没有办法把狂喜的心情完整地表达出来,只是张着嘴捧着灵珠在原地说不出话。猎人却好像比他还急,从草棚里提出一个小包袱。

“这里面有些盘缠,大概用不了多久。”

“诶?”

“你答应我,”猎人把包袱往蝶精脖子上一挂,“这一去,一定要看尽世上你想看的东西。”

“我…”

“不把它们都看完,不许回来!”

 

 

==================================

 

他想不明白猎人为什么那么着急忙慌地撵他出了山谷,不过注意力很快就被路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吸引了。

一年、两年、十年、几十年…在灵珠的庇佑下旅人走过了一个又个城镇,翻越了数不清的山川,拜访了许许多多的国家,见识了万物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他用尽全力去探究世间的每一个角落的美好和丑恶。或许一百年,或许好几百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终于有一天,他来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请问这里是?”

“夏侯。”

“夏侯?”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这附近是不是有个深渊?”

“啊?”店小二皱了眉头,“古时候是有的,早就干了啊。”

“干了?”

“哦,我们这有个传说。”小二看旅人面善,店里也不忙,干脆坐了下来。“好久以前,那边的山上,是有个深潭的,潭子里有颗宝珠,还有个守护珠子的神仙。”

“守护珠子的神仙?”

“嗯!是个猎人样子的神仙,据说还会拿着野味到村子里卖,有时候用草药给人治病。”

“后来呢!?”

“后来有人拿走了宝珠,潭子很快就干涸了,神仙也就没有了。”

 

  

================================ 

 

草木的滋长有时比时光更迅速,当他找到那个从前还是深潭的地洞时,藤蔓已经布满了山崖和洞壁。他顺着藤条向下爬,即使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历险,还是很吃力。他爬了很久很久,洞里一片漆黑,只有怀里的夜明珠隐隐地泛着微弱的光。或许一整天,或许三四天,旅人终于再也无法支持,失手摔了下去。

他摔的并不重,或许是离洞底不远了,又或许是下面的浮土太厚。他起身四顾,借着夜明珠微弱的光,找到了熟悉的东西,是猎人的那把长弓。

又过了一会眼泪才从眼中默默地落下来,那是安静的泪水,无声无息地,不知道流了多久。



“所以,猎人先生是因为这把长弓,才被人叫做‘张’郃的咯?”

“对哦。”

“您一直在这水潭边么?”

“嗯,”叫张郃的猎人点点头,“我在等人呀。”

“等了这么久…是什么人哪?”

猎人嘬了口热茶。“这个世上最美的一个人哦。”

“我爸爸说,美人总是让人等。”小孩子呲地笑了,“您还要等多久呀?”

“运气好的话,七八百年吧……”

 

 

【完】

《仁者》地二十一更


谁是没头脑啦,你才是没头脑,渊的肩伤由我来医治!(飞扑

胖晃_月半曰光: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4736947/chapter/27711983/

新的一章开始啦,不高兴炸裂高顺调教,没头脑遇刺郭嘉破案

【客官来耍哈】《仁者》在豆瓣开连载啦~

之前参加的魏中心郭嘉中心小说《仁者》,在豆瓣阅读上开始连载了哟~

因为已经写完所以不用担心烂尾哦~~

并且再次经过的修改所以更加凝练完美!

传送门:https://read.douban.com/column/4736947/?ici=column&icn=column-category

欢迎订阅哦~~~

勾搭小说作者请戳lofter @胖晃_月半曰光  


故事梗概:

· 令君和祭酒为天下操碎了心

· 无脑武将全是大嗓门脾气还往往不好

· 空气徐公明居然招女人

· 合肥杀人狂还是个正太

· 圆脸都是好人、方脸都是敌人、瘦子都是帅哥、帅哥全都苦逼

· 发现自己要喜欢上某个角色时千万小心,肯定会被虐……

· 祭酒宠溺渊宝(大雾



大锅进来耍一哈~~~


午休的时候趁机摸鱼,斗胆撸了一下@不知所起但吾往矣太太的场景(捂脸),故事好好看,跪求更~~~(传送门:http://392435480213.lofter.com/post/1e5429c4_c6cba32

熊猫事件

这两个月忙到飞起,总算把办公室和库房搞定了!好久没有产粮,今天组里的任务是

①美容院 ②眼药水 ③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光着屁股站在马路中间

于是瞎掰一个作业混更新!!!我还没有死!!!!!


===================================

【某天下午】

“老爹是怎么了?”夏侯霸看着正在地上玩顶球的父亲,非常疑惑。

“不知道啊,我从美容院回来的时候他就这个样子了……”张郃伸手捡了夏侯渊脱手的球,又放在他怀里。

“也不说话?”

“完全不说话,”张郃摇摇头,“而且看起来更加可爱了!”

“你这样一说,就好像熊猫一样呢……”

“诶!说起来熊猫君哪儿去了?”张郃说的是这个礼拜寄养在家里的支援兽黄金熊猫。

“咦咦咦?!”

 

一开始夏侯渊只是奇怪为什么人们都看他,直到总算走到张郃去的美容院,在擦得锃亮落地窗上照见自己,才发现自己是光着屁股站在马路中间的。

而且,自己是一只熊猫。

还没有到万圣节,不记得最近有去租熊猫custom,夏侯渊试图在脖子下面寻找头套的缝隙,却被锋利的爪子戳得哀嚎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记得下午在家玩游戏玩到腰酸背痛眼睛干涩,于是决定出门走走顺便接张郃回家,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其实自己并没有出门,而是拜托了寄养过来的熊猫君帮忙接张郃?好像也不对啊。

 

“这是神马?”张郃和夏侯霸满房子找熊猫,在突然开始吃竹子的夏侯渊的屁股底下,夏侯霸发现了一个小药瓶。

“嗯……嗯?”张郃定睛一看,表情变得有点不自然。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东西?”夏侯霸追问。

“这个是…华佗医生最近研发的新药……”

“哈?”

 

【当天早上】

华佗:你确定你打算试试这个?

张郃:可以互换灵魂的话,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吧!哦~~~~阿渊物资库西的身体活动起来一定非常有气势!

华佗:但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握好时效,最近一次的实验中,小白鼠足足一个星期后才跟猫的灵魂换了回来……

张郃:长一点短一点都没有关系的啦!!!所以就是双方滴了这个药水在眼睛里,然后对视的话就会交换灵魂了吧?!

 

【当天中午】

张郃:我回来了!你们有没有乖?

夏侯渊:哦哦,我一直在打游戏,熊猫一直在顶球。

张郃:一直玩游戏眼睛会受不了的啦~

夏侯渊:周末难得有时间,而且我完全不累啊!

张郃:……唔唔,反正我给你带了这个……看,华佗医生最新研发的眼药水,你晚上滴好不好!?

夏侯渊:噫!那种江湖骗子…上次大表哥吃了他的头风药结果长出两排参天的鬓角,千万不要信那家伙的东西!

张郃:可是那以后曹老板的头疼就好了,而且飞鬓的风评不也很好么?

夏侯渊:……好吧好吧,要是眼睛累,晚上我就滴。

 

【当天晚上】

夏侯霸和张郃在马路上找到了懵逼的熊猫…夏侯渊。

“所以说,因为华佗大夫的眼药水,老爹变成了熊猫,熊猫变成了老爹…”夏侯霸对这个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感到非常疲惫,“你是老爹?”

熊猫点点头,它的声线不支持表述人类语言。

“完全搞不懂你们大人的玩法…”夏侯霸转头向张郃。

熊猫也转头向张郃。

“而且最重要的是,”夏侯霸转回头向变成熊猫的夏侯渊,“你自己用就算了,为毛要给一只熊猫滴眼药水啊?”

 


 =================================


呃…原因当然是为了让支援兽先试试华佗的药有没有副作用咯~真是不爱护动物啊~~~~

【三国牛郎无双,郭嘉VS法正…么?】

叉子的点文,然而并没有很扣题好像……

可以结合前篇食用: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91c78d6


=============================


夏侯霸: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张飞: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练师:这里是后汉广播电台和后汉电视台为您并机直播的三国无双牛郎大赛,本节目由羽林军第二骑兵总医院特约播出~

张飞:竟然跟大舅哥一起主持节目,俺老张太荣幸了!

夏侯霸:咿呀咿呀,请不要提醒我这个事实…

练师:真是其乐融融呢,也请让我分享两位的这份温情~

夏侯霸:……

张飞:总之,正因为去年皇帝陛下以文官登山大赛的方式判定了荆州一年的归属,这一年大家小仗不断,大战却没有,天下空前和平~

夏侯霸:毕竟去年张角大人是以公平公正公开的方式为群雄赢得了荆州。

练师:而且从那以后各国的军师们回去都踊跃开始锻炼身体~

张飞:可不是么,法正大人去年落败后,都跟着银屏健身了!

夏侯霸:说起来,今年的比赛,看起来法正大人也注定能够大放异彩呢……

练师:牛郎大赛…么……似乎是的呢~

张飞:皇帝陛下竟然会想出这样的比赛内容真是令人…

夏侯霸:听说这次的题目是由把持皇宫的董卓大人内定的…

练师:总之,今次的比赛就是由参赛选手们的“牛郎指数”高低来决定胜负~

夏侯霸:可以使用魅力展示、说服评审人员和公开投票等一系列方式来赢得分数!

张飞:怎么看今年的荆州都归我国所有了啊!

 

周泰:我…外景……

 

夏侯霸:今次的外景主持人是周泰大人!

张飞:看起来是非常简洁的主持方式…跟去年的夏侯渊伯父风格迥异!

夏侯霸:讲真,请不要跟着我妹妹这样称呼老爹……

练师:真是其乐融融呢~

 

周泰:孙权大人…渣…出局…

袁绍:哼,他的意思是,由于优秀的牛郎首先要有好脾气,对待怎样的顾客都能笑脸相迎服务周到,孙权因为太渣所以在一开始的评分就败下阵了!为什么本名族要来跟一个呆子一起出外景?!

周泰:谢…

袁绍:谢什么谢大恩不言谢知道么?此外,第一项评选就被刷下来的还有夏侯惇、甘宁、

张辽、董卓、王异等选手,果然亲和力不足是不行的哼哼~

 

张飞:王异不是个女孩子么!?

夏侯霸:张郃大人把自己的参赛名额给她了。

张飞:入场审查的工作人员瞎的么?

练师:作为一介女子,为了国家的利益如此顽强地冲入男人的战斗中厮杀,真是令人感慨~

张飞:在亲和力上,夏侯渊伯父想必可以高分过关呢!

夏侯霸:真的…不要这样称呼他啊……

练师:不过下一个外形评分大概就要不幸败北了呢~

张飞:这个社会对我们这些粗犷型男太不友善了!

练师:说起来,董太师竟然亲自参加比赛了~

 

周泰:颜值…也…体格……

袁绍:没错,第二轮的外形评比有两个维度,颜值和体格分别打分,以高的那个分数作为这一轮的得分,我们来看看现场的情况!

夏侯渊:咿呀咿呀,身材也好像无法过关呢…

周泰:张郃…上……

袁绍:你们拐走我一员大将居然不用,派出你这胖子来比赛,是在羞辱我么!

郭淮:因为咳咳咳咳…张郃大人说,将军物资库西咳…一定能获胜……

夏侯渊:看样子郭淮也要被淘汰了呢~

郭淮:我咳咳咳…大概是不能咳…继续比赛了……

 

夏侯霸:咿呀咿呀…

张飞:咿呀咿呀…

练师:看起来,这一轮非常无情地将很多靠能力吃饭的选手刷掉了啊!上一届的获胜者张角大人已经退出了角逐,庞统、韩当大人、许褚等诸位大人也黯然离场~

夏侯霸:其实光看外形真的好么,因为这年头嫖客的喜好五花八门的啊!

张飞:但是因为是最强牛郎的比赛,所以能够适应的受众越多才越有说服力哦~

练师:在两位看来,哪些选手最有冲击冠军的潜质呢?

夏侯霸:嗯,说起来果然郭嘉大人和法正大人更有希望呢…

张飞:不过于禁大人也异军突起,大约禁欲受的属性最近在市场上非常流行的缘故,几乎是男女通杀的节奏哦!

夏侯霸:其实如果说在魏的国内的话,主公也是非常吃得开的说~

张飞:大哥在蜀也是一样的情况哦!

练师:这一点上孙权大人真的应该好好向他们学习呢~

夏侯霸:上一次比赛时,明明呈现了郭嘉大人、法正大人和周瑜大人三足鼎立的局面,然而这次周瑜大人虽然前两项高分拿下,却总觉得无法走到最后哦~

练师:我国因为流行萝莉控的缘故,所以牛郎文化一直落后于外国,老主公也非常苦恼呢~

 

袁绍:虽然吴国的小鲜肉们一个个除了放火,并不把太多心思放在撩汉上,不过他们的老主公孙坚到是人气颇高~

周泰:帅…

孙坚:啊呀,承蒙袁绍大人推举,不过毕竟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我就是来随便参与一下,感受感受他们的活力罢了!

袁绍:可不是么,现在的社会真的是糟糕透了,如果是我们活跃的那会儿,哪里轮得到他们,本名族一出场胜负就决出了。

周泰:吹…牛……

孙坚:哦呀!第三轮的评分就要开始了,我先走开一下!

 

夏侯霸:说起来,袁绍大人他们那时候,最受欢迎的应该是张角大人吧?

张飞:是的哦,万人迷舍他其谁!

练师:人气高到光环足以弥补外形的低分呢~

夏侯霸:不愧是三国初期总boss…

张飞:接下来的评比内容是…我看看,是女性眼中的印象!

练师:这一轮评分会与待会儿的男性眼中的印象综合考量,先让我们看看赛况~

 

【评委甄姬】夫君当然是满分啊,那些粗鲁的野兽人我看都不要看,我国的郭嘉大人和荀彧大人都非常风雅温柔,吴国的周瑜大人的音乐造诣尤其让人赞赏,蜀国的法正大人…缺乏共同语言,不过他的殷勤本宫很受用,也可以给个中上分数~

【评委蔡文姬】主公德才兼备世间之人无出其右,甄姬大人对郭嘉、荀彧、周瑜三位大人的评价非常中肯,我附议。蜀国的诸葛亮大人也是一位令人欣赏的谦谦君子,此外,我认为贾诩大人和徐晃大人的异域风情也值得嘉奖哦~

【评委祝融】那些个孱弱的书生完全看不入眼啊!除了支持我家孩子爹之外,丁奉、庞德、魏延诸位大人也要力荐!咦,吕布居然没有在第一轮的暴脾气中被刷掉?那我也投他一票~

【评委貂蝉】真是感谢祝融大人的支持呢!除了奉先之外,我其实一开始打算投张郃大人一票的,毕竟有些好处擅长舞蹈的人才能懂哦~不过他好像没有来参加比赛,残念啊~

【评委孙尚香】刘备大人和老爹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了,大哥假以时日也会同样优秀的,所以我要支持他们!赵云大人这样秀外慧中,文武双全的也一定要给高分。法正大人在夫君忙碌时经常嘘寒问暖却并无不轨之举,其实是比外表看起来要正派得多的温柔的人哦~

【评委大乔小乔】牛郎是什么?总之只要给夫君投票就对了吧!

【评委关银屏】怎么说呢,不是很懂啦,不过靠力量战胜敌人这种事情,有我和父兄就够了,男孩子要用来守护啊!所以徐庶大人、刘禅陛下应该给高分吧?郭嘉大每次看起来也很拼的样子,虽然是敌国但还是希望他能得到保护!另外替星彩姐姐说一句,她觉得夏侯霸叔叔也是非常让人想要保护的人~

 

张飞:星彩那孩子…也开始懂得心疼长辈了呢!

夏侯霸:……

练师:真是好温暖的大家庭,要是我们家的两个小姑娘也这样互相爱护……

张飞:诶诶诶练师不要难受,现在天下基本太平,孩子们的性格也一定会越来越可爱的!

夏侯霸:是的是的,一定会像您一样善解人意的!

练师:能那样的话真的太好了呢~话说下一轮评比也已经开始了哦!

夏侯霸:啊是的!现在进行的是男性眼中的印象打分,因为男性在人数上的压倒性优势,所以为了便于统计,每人只能投一票哦~

张飞:既是选手又是评委么?

练师:看起来完全是使用后心得的分享呢~

 

【贾诩】从任何角度来看都应该投给郭嘉大人啊。

【荀彧】所言极是。

【夏侯惇】我投孟德。

【曹仁】我真的没有什么心得,不过看在同僚的份上投给于禁大人。

【庞德】我也是。

【张辽】其实想要投给吕布大人但现在已经在曹营了所以投给郭嘉大人。

【典韦】夏侯惇大哥投了主公,所以我也投主公,而且许褚也投主公。

【乐进】诚惶诚恐,那在下也投给主公。

【李典】都压在主公身上预感不是很好啊,既然是为了国家的利益那么投给牛郎力最高的郭嘉大人比较妥帖呢好像。

【徐晃】咦,居然也给在下投票权了!还以为会被无视,那么我也投给郭嘉大人。

【张郃】因为将军已经出局所以投给主公好了。

【夏侯渊】诶?主公么?我觉得郭嘉大人比较合适。

【曹丕】这种投票投给自己父亲也太奇怪了,我投司马懿。

【司马懿】投给老师也一样奇怪吧!我投郭嘉大人。

【钟会】我投给自己。

【邓艾】钟会大人…那我也投你好了……

【曹操】牛郎第一孤的奉孝必然是当仁不让。

【郭嘉】哪里哪里,在我看来主公才是牛郎无双。

 

周泰:魏…郭嘉……

袁绍:切,为什么这个看不上本名族的郭嘉呼声这么高,接下来看蜀的情况。

 

【关羽】投给大哥,如果可以投两票的话另一票给曹公。

【马岱】我要投给法正大人啊,这不是很明显的么?

【马超】诶,你投法正?那…那我也……

【诸葛亮】吾人亦投给他。

【庞统】我也是。

【徐庶】我也可以投么?那么我的意见跟孔明和士元是一样的。

【魏延】我…投……黄忠……

【黄忠】真的假的!那我也投给你咯!

【刘禅】哦?你们两位的观点非常独特啊,我的话就没这么有个性了,打算给司马昭大人呢。

【关平】刘禅大人!你怎么投给外国人了!我觉得还是把票投给法正大人才对啊!

【赵云】在下觉得关羽大人人脉广,在国外也有很多粉丝,所以投给关羽大人。

【关兴】我投给张苞哦~

【张苞】哇谢谢你!我也投给你!

【关索】喂喂喂你俩不要分散选票啊,

【姜维】在下想要投给老师的,但是考虑到大局,我追随老师投给法正大人!

【刘备】孝直果然是我国的台柱,有你在我放心多了!

【法正】看来我的澡堂子平时把大家照顾的很妥帖啊,这一票我给自己了,不怕骄傲。主公就等着明天收到荆州的版图做端午节礼物吧❤

 

袁绍:哟呵,蜀这边倒是相当一致啊,基本上票都给了法正,所以看来法正进入决赛的希望也很大哦。

周泰:吴…也投……

 

【孙策】因为投给公瑾他会不高兴所以就投子义了。

【周瑜】多谢,那么我投鲁肃大人。

【鲁肃】承蒙抬爱,我的话要把票给阿蒙,作为他最近好好读书的鼓励。

【吕蒙】多谢,不过到底还是天资驽钝,我投青年才俊的陆逊大人。

【陆逊】江山代有人才出,那我要投给朱然。

【朱然】大家都这样谦让,我的话…投给主公吧!

【孙坚】噫,一圈下来你们都没有重复的票么!搞得我都不知道跟谁的风了!年轻人的心思太难懂,我投黄盖好了。

【黄盖】老主公厚爱不胜感激!那我也投自己,好歹让票数集中一点…

【韩当】要不是我颜值和身材都被刷,就没这么多事了…那好,我也跟着投黄盖吧!

【太史慈】我觉得还是伯符的综合素质比较过硬。

【凌统】就算他已经被淘汰我还是要投甘兴霸!我就是想看他被卖到窑子里每天被人艹!

【甘宁】你喜欢我就直说呗,可惜我并不会回你一票,我投黄盖。

【孙权】我的领导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现在投自己还来得及么?

 

周泰:吴国…输了……

袁绍:贵国得票最高的居然是黄盖,这审美有点接近我当年的时代了。

 

夏侯霸:群雄那边因为无双武将人数太少导致不能公平对决的缘故,所以邀请了一些场外评委,包括大家都听说过但是走在街上完全不认得的大将军何进大人、貂蝉小姐的义父王允大人,让梨子的孔融大人~

张飞:连我们的老相识公孙瓒大人和刘表大人也在名单中。

练师:貌似非常热闹的样子呢,那边的投票结束后就进入最后的计票阶段,真是让人非常紧张呢~

夏侯霸:可不是么?毕竟是荆州一年的归属权啊!

张飞:得荆州者得天下,感觉今天之后,天下又要陷入动荡呢。

练师:二位这样一说,反而觉得保持现状的话也不错~

夏侯霸:这种对抗中的平衡果然是非常微妙,不过作为武将,也只能认真执行战斗任务了。

张飞:呜,大舅子,你说咱们下次见面是不是就要拔刀相向了…好难受……

夏侯霸:喂喂喂!

练师:皇帝陛下圣明,一定会公正裁决的!就让我们先进入广告时间,大家不要走开,郭嘉大人和法正大人谁才是三国第一牛郎,答案即将揭晓!

 

 

==================广告==================

 

治妇科、治男科、冠心病、肺癌、肝硬化,哪里去?!

认准羽林军第二骑兵总医院!!

引进来自大石的玄妙幻法高科技治疗技术,配合传统麻沸散无痛开刀!!

数十万冤魂的墙裂推荐,羽林军直属病院信得过!!

羽林军不是寡妇制造者,我们是孤儿生产线!!

治大病,来羽林!!院长华佗携全体医护人员恭候您的光临!!

 

==================广告==================

 

 

练师:欢迎回到演播室,目前计票工作已经结束,皇帝陛下正登上主席台准备宣读比赛结果,让我们把镜头切往现场!

   

刘协:朕宣布,本届三国第一牛郎评选的冠军是!!(点头致意)由群雄代表队选送的三国著名交际花,吕布!!!

  

周泰:黑…幕……

袁绍:啊哈!竟然又是群雄获胜么?

夏侯霸:咦咦咦!!怎么可能,冠军明明只能是郭嘉大人和法正大人中的一个吧!?天下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吧!!

张飞:切,这绝对有猫腻,怎么可能是三姓家奴!

练师:到底是群雄评议和最后计票时发生了什么?

周泰:董卓…操纵……

袁绍:放肆!你们怎么敢说皇帝陛下参与作假,听下去!

  

刘协:吕布,字奉先,本朝著名武将。仪态威武相貌英俊,名噪一时,引得朝野大鳄争相包养。虽然看似凶残,但其一声“干爹”叫得人不要不要的,可见亲和度之高。他男能侍奉肚脐点灯油的董太师,女能勾引沉鱼落雁的貂蝉小姐,上能出入皇宫带着“枪”,下能军营里“照顾”麾下将官军师。远能从曹操营里诱拐陈宫张邈,近能让高顺一伙愿为之死。综上所述,可谓内外男女人兽(?)通杀,十八般play样样精通的完美牛郎,获此殊荣可谓实至名归!!!

  

——于是今年的荆州依然攥在群雄手里,天下继续保持着小小动荡中的总体和平。


【完】


画不出病气的郭嘉

前两天突然心血来潮画个小妹妹

【远在战乱黑非洲的渊蝶】(什么鬼)

昨天的组里任务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所以有了这样的东西,渊宝爱跳舞,姐姐是邋遢的军官,霸宝是渊的爸爸……直接在PS里写的所以截图发了……


=============================



所以这到底算不算发糖呢……(快走

给顾客的鸣人和佐助~

嗯…原来是顾客,后来变成小伙伴了~~~XD

火影木有看过啊,这俩看起来是基友不是敌人吧,不是的吧!?

时候发现构图好像是:

鸣人:来自拍一个!

佐助:你自己脸都没收进去,是在偷拍我吧……

五军师~

拍照的手机坏了,只好用备用顶上,感觉有点怪~

时不时尝试不同的画材就会有奇特的发现,定制的卡片纸张似乎上胶了所以叠色效果非常夸张,努力适应中~

因为日立太老,另外三个颜值太高,于是拿狗条开刀,画得异常奸邪……

all曹200期的抽奖活动,给中奖的圣杯君画的书签~

定制的空白签子纸张有些吊诡,以后大约要以黑白为主了……

这是神马?

这个是 @郭乌鸦 这厮的《吸血亲王郭疯笑x奋斗记》里的…额……前·血族亲王·复活后卖黄碟·爱吃麻辣烫·要拍AV的男主角……

详情请戳:http://gua3ay.lofter.com/post/1d23520e_9ce638c 并请顺便催更……

其实完全就是仁者的祭酒健气版吧,what ever ~23333~~


很早就想画这个了……

话说我老家管尺蠖叫……

吊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