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胖蜘蛛夏侯渊遇到了不可食用的年货】

 虽然all曹任务暂停,也要时不时生产一些粮食……


=======================


“哦no!”叫张郃的大蝴蝶pia地撞在一张结在枝头的蜘蛛网上。它本来看今天春风正好,想出来晒晒太阳,尝点新鲜花蜜,没想到飞来飞去得意忘形掉进了陷阱。

“哦哟,好大的食物!”这个网子的主人,胖蜘蛛夏侯渊正在睡午觉,被张郃挣扎的动静吵醒了,于是呲溜地爬了过来查看。
“这是你的网?”张郃扔在徒劳地蹬拽。
“对啊~”夏侯渊得意地点点头,绕着他的战利品上下打量,“够吃一阵子了!”
“啊……”张郃望着呆头呆脑浑身是毛的蜘蛛,不由得悲从中来,“我华丽的一生竟然就要在这丑陋的蜘蛛网中戛然而止了么?我美丽的翅膀也要在这只胖蜘蛛的餐刀下支离破碎了么……”
“喂喂,你这是偏见啊!”胖蜘蛛听见了抗议到。“你看看我的网,丝线可是纳米级高密度材料!”夏侯渊拎起一根线给它演示了柔韧度和强度。“用它结的网也是结构坚固又抗风。”它说着在网子上浪了浪,“更别提我结网选的位置多么科学,空气清新,光照充沛,同时隐蔽,你是不是毫无察觉就撞进来了?”
“……我”张郃突然被这么一说,竟然有点动摇。
“然后再说吃你,”夏侯渊举了举每只脚,算是对食物的致敬,“我可不会又撕又咬把你吃得到处都是,你看,我一会就这么一戳,消化液就进入你体内,等你里面融化了我再吸溜一享用,你漂亮的外壳和翅膀丝毫无伤~”说着拍了拍张郃的肩膀。
“原来如此……”张郃听到自己不会死得很难看,脸上的忧愁顿时散去了大半。
“不仅如此,你被注射消化酶也只有一开始可能会略感不适,很快就会感到一切烦恼都随着内脏一块溶解,最后在梦幻中愉悦地就升天了!”

“听起来不错!”沉默了片刻大蝴蝶表示道。
“啥?”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以最美好的方式死去!”蝴蝶说道,“比起衰老后在秋风中零落,更加凄美壮烈啊!”
“我刚才只是瞎掰得好听些,你可是要死的喂……”
“我应该感谢你给了我这么华丽的谢幕!这里是一些我刚刚采集的花蜜,你蘸着我吃口感更佳。”张郃艰难地伸出一只脚,递过来一小团蜜。
“……你是神经病么?”夏侯渊第一次见到这种猎物,有点不知所措。
“那么,请享用吧!”蝴蝶愉快地邀请道。
“……我感觉还不太饿…………”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五个时辰过去了……胖蜘蛛没有吃掉张郃。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胖蜘蛛依然没有吃掉张郃。
“你在减肥么?”张郃嚼着它最后一团花蜜问道。
“过年吃太多,打算控制一下……”其实夏侯渊已经肚子咕咕叫了。
“连蜘蛛都有追求美的心了,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神经病……”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夏侯渊还是没有吃掉张郃……
“你们蜘蛛都这样么?”张郃嚼着夏侯渊给的花蜜团,“现在连人类过年都不养活鸡活鸭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吃我?”
“……神经病。”夏侯渊其实早就想吃掉张郃了,无奈他做了一件最忌讳的事情:给自己的食物起名字。这使得他再也无法吃掉这个叫神经病的猎物了……
“你在做什么?”张郃突然觉得身体失去支撑。
“你走吧,我受不了了!”夏侯渊黑着脸在拆它的网。
“啊!物资库西的陷阱…你为何要破坏它!”
“我有了新的创意,我要织新网!”夏侯渊没好气地嚷嚷道,“快走快走,神经病!”

然而胖蜘蛛的厄运没有结束。
“今天想吃我么!?”蝴蝶一头撞进网里。
“不想。”蜘蛛立刻撤了网。

“今天怎么样?”蝴蝶又来了。
“今天没太阳。”再次撤网。

如此周而复始,就是胖蜘蛛夏侯渊和他的食物神经病的日常。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