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路人】

“明天,就要上路了么?”女人回头对着屋门口的男子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进来,又对着镜子继续卸掉脸上的台妆。

“嗯。”男人于是跨过门槛,从身后扣上了门。

“哎,就要天各一方了啊。”女人又用清水扑了脸,擦擦干,手在颈后只一撩,青丝便倾泻而下。她转过身来,对着男人,面孔比上妆时更显清丽。看男人还远远站着,就伸手让他靠近来。

男人不到二十,个子不高,虎背熊腰,戏班子第一天来到镇上,便看中了阿珠,每晚都来买她。曹家是本地的大姓,这位曹仁年纪轻轻身边呼拥着千八百喽啰,像个山大王。虽说平日不修行检、呼朋引伴,阿珠却觉得他不似以往见过的纨绔子弟,竟让她感到沉稳踏实。你也不像要造反的人,聚了这么多人,是要作甚?曹仁说,族兄要举大义了,我去帮他。呵,果然,男人嘛,心里总要想些天下江山的事,阿珠叹了口气,她本以为凭着那千八百的喽啰,自己总算可以寻个赎身做妾的打算呢。

今晚的夜特别长,又似乎特别短,阿珠由着他翻来覆去地求,她则不厌其烦地与,何妨呢,怕是不能再会了。几番云雨后,曹仁总算是消停,却不忍入睡,便搂着阿珠只是看。

“阿珠,还是不肯告诉我么?”曹仁问的是她的真名。

“终是路人,何必要问。”她这次也还是不想说。

“你我相遇一场…”

“少爷若是不困,我就为你唱一曲吧。”阿珠不想再接他,便坐起身来,伸手向妆奁。

“你,你干嘛?”男子跟上去。

“虽然有点不吉利,可我还就这出最拿手,”阿珠自说自话,在唇上擦了一抹鲜红,“少爷…大概要喊将军了?将军如果不弃,就听我一曲垓下吧。”说着沾了朱砂,在曹仁的下眼睑上画了两道神,远看犹若霸王眼放红光。


“子孝!你可到了!”曹操远远地迎了过来,望了这两千多人的一路兵,欣喜地拍了族弟的后背。

“孟德哥…曹大人,仁到了!”曹仁颔首。

“……你的,眼底是?”曹操觉得新奇。

“是神女的祝祷。”


【完】


==================================

依旧依旧依旧是all曹任务:曹仁的眼影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