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无双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完美的婚礼】

依然是之前忘了放出的某期all曹任务~


==================================


“天哪……”夏侯惇听完弟弟的陈述觉得自己的另一只眼也要瞎了。“你怎么能给袁绍寄请帖呢!”

夏侯渊满头是汗抓耳挠腮,连说话声音都细了一圈:“我…我就习惯性地在亲友录上一个个抄了,就……发出去……想着大表哥说婚礼要隆重该请的都请上,就没筛选……”明天就是侄子曹丕大婚的日子,负责婚礼前前后后的是新郎家的夏侯叔叔和曹叔叔们。本来日期、选址、流程、装潢、菜品一切的一切都进展完美,直到夏侯渊最后一次核对嘉宾名单时发现自己邀请了袁绍——被新娘子甩掉的前夫的老爹。

“可丕仔的媳妇是从熙仔那勾来的啊…这得多尴尬……”夏侯惇太了解袁绍了,这么憋屈的事情他能忍?可不要婚礼现场闹出什么乱子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他不会来……”

“他要来的。”夏侯渊的声音又细了一圈,掏出手机让哥哥看一条短信,“我在名族的线人说,袁哥昨天已经在他的参谋下敲定了赴宴的礼服……”

“……这样啊,”夏侯惇心想,这要是个能用钱或者用拳头摆平的事情多好,如今只好自我安慰,“袁绍这人,说起来也是出身名门,想必心气大,不会真的来找事。”

“可是…”夏侯渊手指在屏幕上一拨,露出了下一条短信,“我的线人说,袁哥已经放出话来,说是‘抢了我家儿媳竟然还敢邀我吃饭,曹操我要让你好看’了……”

接下来的18个小时里,夏侯兄弟不得不以他俩有限的耐性和智力规划了包括绑架、下毒、诈骗、恐吓、收买、谋杀在内的一系列阻止袁绍参加婚礼的方案,然而都逐一地被自我否定了。无可奈何,夏侯惇只好在最后的关头提着不争气的弟弟找到大表哥曹操请罪。

“哦,约了本初啊!”曹操听了似乎很开心,“那好啊!”

“可是…万一他在婚礼上……”

曹操摆摆手,“放心,这事儿好说。”

夏侯惇点点头,心想也是,为了丕仔的婚礼,这袁绍只要现场有个造次的苗头,我夏侯某人立马做了他,大不了就是个枪毙嘛。

 

婚礼在一座庄园举行,身藏十八般武器的夏侯惇早早地就守候在前院的喷泉旁,假装对来宾们微笑致意,其实只是在等待袁绍的到来。“一旦他到了,我就全程贴身监控他,绝不会让他有机会接近新人或者发表演说。”夏侯惇决定了自己的任务,并且给夏侯渊也分配了任务,“你在屋顶上做好准备,如果现场情况不允许我来硬的,你就发射麻醉枪。”

哔哔,两声鸣笛远远传来,一辆金光闪闪的敞篷老爷车缓缓开进大门来。两个服饰浮夸的人在车上意味不明地向投来奇怪目光的人们挥着手。

“他们来了,注意隐蔽!”夏侯惇对着领口的微型麦克风对夏侯渊下达指令。随即挂上一张看起来比哭还可怕的笑脸,准备迎上去……

可不等夏侯惇走上前,曹操已带着大群社会名流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本初!各位,这就是我说的袁绍袁本初!”袁绍下车还没站稳,曹操就扑了上去,拉着他的手热情地向宾客们介绍,“你们可能认识他,但绝不会想到当年他还跟我一起抢过别人家的新婚车队!”

“曹…曹操!你干什么!”袁绍不知所措。

“多么疯狂的青年时代啊本初,当年是你首先抢到了那位新娘!”曹操说谎。“那身手多么敏捷,我还记得那位少女被你的魅力迷得忘乎所以!”继续说谎

大家一阵惊呼,纷纷发出赞赏和艳羡的叹息。袁绍觉得事情不对,正要正了颜色甩开曹操发表他背了三天的强烈谴责,却不想同行的秘书也倒了戈。

“物资库西!袁总,这是多么浪漫而华丽的事情!”夏侯惇仿佛觉得那位秘书迅速地对着他做了个计划通的OK手势,“请您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给我们说一说吧,真是太令人赞叹了!”

 

当天的婚礼非常完美。

 

【完】

评论
热度 ( 30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