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有病】疾风与翅鳞

今天的任务:鱼塘、洗衣液、哈哈哈哈哈、地下通道里的围棋残局

超有病的,变装英雄……


===================================


“准备好了么?“疾风夏侯渊戴上护目镜。

“准备完毕!让我们华丽地出发吧!”翅鳞张郃跳上电动自行车,示意他坐上来。

 

夏侯渊在白天是个普通的快递员,张郃则是园丁,过着如你我般平凡的生活。但是当夜幕降临,他们便化身成城市的守护者:疾风和翅鳞!今天晚上,换上(虽然看起来有点变态但是作为匿名英雄不得不这么穿的)制服,他们要去调查城东鱼塘污染之谜。

这个鱼塘属于水产老板孙坚父子,经过两代人的努力,鱼塘越扩越大,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边际。孙坚的产业一直欣欣向荣,可最近不知为何,鱼虾却纷纷死亡。对水和鱼的样本进行化验,查不出任何问题,眼看着全城人今冬的吃鱼都没了着落,刘协市长发表了电视演说,希望居民提供有效的线索。

 

“所以,疾风的看法是怎样?”匿名英雄彼此是不知道真实姓名的。张郃驾驶着电动车,在这个组合中,他负责暴力。什么,你们觉得疾风看着不像智商担当?打你哦!

“这个叫孙坚的老板,为人厚道,买卖诚信,并没有什么死对头。”疾风翻着自己的便签本,“之前的周边调查中,我觉得基本也可以排除他骗保的可能性。”

“所以果然还是要查一查鱼塘本身的问题呢。”电动车已经开出了城区。

 

在水里寻摸了大半圈,两人总算在鱼塘的西南面发现了一个下水通道。然而明显废弃已久,管道里并没有水流出来。“管道完全是干的,还积了厚厚一层灰,没有排污的痕迹。”疾风说。

“但是等等…你有没有感觉到某种骚动?”翅鳞把耳朵贴近管道,屏息聆听着。“管道的那一头似乎有动静。”

于是两人钻了进去,在一米来高的管道里匍匐前进了十几分钟,前方逐渐有了亮光。再向前进,传来了杠铃般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疾风和翅鳞交换了一个眼神,更轻地爬到下水管的尽头,看到下面是一个相对空阔的所在,似乎是管道汇集之处。

在这个如同大厅的地下通道枢纽下面,聚集了三四十个人,他们围在一个棋盘周围,而坐在棋盘边上的两个人之中的一个,就是那杠铃般笑声的制造者。

“哈哈哈哈哈哈!凡愚,你也无法破解我笑佛的残局!”

失败的一方顿时哀嚎了起来。

“从此以后,你输掉了今生的畅笑,啊哈哈哈哈哈!你再也无法笑出声来了!”

原来如此!这难道就是上个月本市快乐指数降低的原因?传说中的终极犯罪分子笑佛·司马仲达在祸害了大半个地球后,终于来到了这里。这次他竟利用本市人民喜欢赌博和围棋的特点,在这地下通道里用围棋残局做诱饵,攫取人们笑的权利!

“怎么样,还有人想来挑战笑佛么?你们这些自认为围棋高手的凡愚?!”

 

“你的犯罪到此为止了!”说话中,疾风和翅鳞从上方的管道中一跃而下,“那些被你夺走笑声的人的怨念毒死了孙坚家的鱼虾,不可饶恕!”

笑佛被来者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回复了从容,“原来是变装英雄…走到哪里,你们这些人都是我的死对头!”

“你算是说对了。”疾风低头扫了一眼棋盘上的残局,下意识地皱了眉头。

“哈哈哈哈哈,所以为了城市的安宁,你要来解开我的棋局么?”笑佛立刻捕捉到了对方脸上的困惑,“如果你破了它,我便离开你们的城市,并且把居民们的笑声还给他们!”

“这个局…不好破啊……”疾风叹了口气。“读者们都质疑我作为智商担当的资格,你给了他们很好的理由……”

“来证明你其实很聪明么?挺自信啊!”笑佛大方地坐下,并且示意对方也落座,“那么你就来试试看吧!”

“噫!你真当我傻啊!?”疾风不禁笑出声,“明明有更方便的途径破了它!翅鳞,上!”

翅鳞一跃而起,单脚踹了棋盘后一个空翻,身体跟疾风的话音一同落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下你的残局就被破坏了,离开这个城市吧,笑佛!”比之前更响亮的,疾风的笑声回荡在了管道之中,回荡,回荡,回荡,回荡,回荡……

 

又一次,疾风和翅鳞守护了城市的安宁,月色下,他们爬出管道,骑着电动车绝尘而去。

“今天真累啊!”

“这一趟爬的,明天得用一整瓶洗衣液来洗制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