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感应】

依然是all曹任务…


====================================

感应


那天阿丁听了我的话,颔了首,依然锁着眉头。稚权在她身旁立着,也不说话,义权在稚权身旁立着,也不说话。

“有张儁乂跟郭伯济,不会让他闪失的。”边说着,这两人的模样就在我眼前浮出来,还对着我点了头,“何况还有幼权跟着他爹呢。”

“荣儿他,”阿丁苦笑了笑,“平时是个聪明的孩子,可在他爹边上就变成他爹了。”

“别想了,妙才好着呢。”我给稚权使了个眼色,他便把手抚了他母亲的肩。义权也学着哥哥的样子走到另一边,抚了母亲的肩。

“元泽,”阿丁静默了一阵,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可觉得我夫君……”

“什么?”

“夫君他,一心是向死的。”

“我还没见过比妙才还欢生的人呢。”

“他只是要让人看,”阿丁抬了眼,望着我的眼,要看我是不是说实话,“自从那孩子走后…”

我于是只好换个法子敷衍她,“有张儁乂跟郭伯济,不会让他闪失的。”

 

两个孩子跟着阿丁走了。当初多少有些不怀好意地让渊去顶死罪时,我万没想到有一天,这偌大的城里他们一家会成我唯一走动的亲戚。

阿丁是对的,自从那孩子走后渊就变了,有了伯权后大约渐渐好起来,直到养…直到女儿被虏了去。虽说平日里还是大大咧咧的那个人,他确是一心向死的吧。曹孟德看了一辈子人,叫他不要恃勇,他哪里是勇。背着万千士卒的性命他必不至于儿戏,可谁又能保内里的那份冲动不冥冥中把他推向那万一凑巧的境地呢。这想法不是阿丁今日发见的,我也跟张郃提起过,那是个机敏的人,若他在渊的身边必然不会出岔子的。

然而我却跟着心烦意乱起来。

那天晚上我梦见了幼权。那孩子长高了,少了些早先文邹邹人小鬼大的劲儿,多了些渊的味道。我对他说,你可得看好你爹,他要是有个闪失你娘可怎么办?你弟弟们怎么办?他却对我说:“你总有办法的!”

谁能料到呢,我那么地劝阿丁,让孩子们读书;那么地教孩子们,入朝为官,别上那战场叫母亲担心;那么地告诫他们,能靠嘴说的别上拳头……到头来,却个个都是跟渊一个样。

 

消息传回来的三天前,稚权来了,领着他弟弟。

“你们怎么今天不念书?”我只觉得他看起来跟梦中的幼权像了几分。

“元泽叔,父亲跟哥哥是不是…回不来了?”

“父兄在外,怎么说些不吉利的话。”

“我刚才正教着阿和认字儿,可他突然就落起泪来。”我才发现缩在后面的义权衣襟都湿了,虽然不声不响,泪却不住地往外流。“我让他写个荣字,他就这样哭了。”

“……”

“元泽叔,我该怎么告诉母亲?”

“……”我刚要去抚他的头,看到他那张渊一般的脸,便收了手,弯下腰去握了他的手,“你就说,你夏侯家又多了个男人了。”

 

【完】


=====================================

这个系列再写下去我的原创人物就要开始追丁夫人了(喂),老六和老七也登场一下~~

剧情大约就是,老夏侯家的人彼此都有心电感应的,而咱们(本来是打算玛丽苏但莫名其妙变成渊情敌兼家族友人)的元泽兄因为跟他家交道打多了也一块儿感应了起来(?)……前文见此:

【眼光】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86aafea


至于渊的一心向死,是之前创三的时候做的设定,掺着私货就塞进来了(反正虚构人物都登场了)~所以把这个系列套在创三的人设里大概比无双要合适些吧,毕竟无双的渊才不要那么晦涩嘛!

ps.

稚权 - 第6子,夏侯惠

义权 - 第7子,夏侯和

幼权 - 第5子,夏侯荣

荣在定军山的时候跟老爹一块儿挂了,当时十三岁。



评论
热度 ( 9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