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醒悟

昨天的任务:恶来 主公 发酒疯 我会对你负责

再次尝试安利典韦X妲己(你真的够了)…事情的起源请戳咱的入坑第一文: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8f500c  那么这次算是接着之前的剧情咯~


======================================

【醒悟】

(无双大蛇背景)

 

奉命“被俘虏”到曹营探听虚实的妲己此刻在庆功宴上惊讶地看着典韦又喝了第二坛。就在她目瞪口呆之际,那个人在对面笑着向她举起了杯:“我们的客人,也请尽兴啊!”这简直是一千多年前朝堂之上的翻版,只不过她跟典韦,不对,是她跟恶来的角色对换了。

 

那是建在高台之上的大殿,鱼贯而入的乐伎换走了面如死灰的文武,不等百官走完,筵席已经铺开了。“闻太师老是对人家凶凶的,好可怕嘛!”妲己对王撒娇,目光却与回身怒视的闻仲交接。一如往常,相持了片刻后闻仲黯然而去。

于是酒宴顺利地开场,每个人都很欢悦,除了坐在边席的恶来。

“恶来大人何以向隅,也请尽兴啊!”妲己端起酒杯翩然而来,“我敬您一杯。”

“我不喝酒,还请陛下不要以我为意。”身居保王之官恶来轻推开了王后的酒杯,向王的方向点头致意。他无意间碰到了妲己的手,周身隐约泛起红光,灼得妲己打碎了杯子。

妲己倒不介意,别有意味地顺势坐在恶来旁边。“大人既然无意快活,留在这筵席上又是为何?”

“王有过而不能为其分谤,非臣也。”何止筵席,这些年来朝歌所有荒唐事恶来无一缺席,以致于街头巷尾都当他跟妲己是王堕落的元凶,连闻仲也与他断了私交。

“……这难道,是您的劝谏之法?”妲己的声音失了乖张的妩媚,却变成怜悯的调子。

“这并不是可劝谏的事,不是么?”恶来怅然地再望向御座,王依然是那对空洞的眼,一副随着侍女无端舞蹈着的躯壳。“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然而你还是要白白搭上自己的名声。”

“世人并不知道他不在那儿,”恶来惨笑了一笑,“我愿与他为伍。”

 

妲己的印象中,酒、女人、歌舞这些东西,恶来都是刻意疏远的。“既然你知道这是天命,又何必怪罪于那些喜悦的事情呢?”妲己这样问过他,他说道理我都知道,只是看了会心痛。死脑筋,王死了依然是要成为星宿的啊,妲己不再劝,随他去了。

然而在这曹营的酒会之上……

“哈哈哈哈,我当恶来大人不近女色呢,想不到眼光这么高!”郭嘉明明刚才已经喝昏了过去,这会儿却不知从哪儿又抱着酒坛子钻了出来,“主公,以我之见,就把这位俘虏赏赐给恶来!”

“知我者奉孝也!”曹操顺势托了郭嘉,也不知道他俩是谁在扶谁,“妲己、恶来,孤真真是商纣了!你,你就是费仲!”

“又来了!”夏侯惇喝斥了一声,可脸上带着笑,“哪有自比昏君的,孟德你让我说什么好?”

“糟糕,闻太师来了,呜呼!”曹操仰颈长叹。

主公和军师于是舍了妲己,缠着夏侯惇开始闹。

 

“你在这儿呆得挺开心嘛。”她又坐到他身边。

“可不是么。”他仍然坚持给她一只杯子。

“若是当初没有我,你跟王…”妲己于是接了杯子,但并不喝,“也会是这样么?”

“你只是行天命。”恶来摇摇头,笑得很轻松。

“我以为你恨我。”妲己想这才是真正的恶来么,比她曾经认识的那个可爱得多。

“我恨过,但现在不了。”

“你本来一开始就不用活得那么累。”妲己跟恶来碰了杯,这次没有灼热的红光。

“那是我的王,我要对他负责的啊!”这句话对于恶来,也从未如此轻松。“天命也好、人事也罢。”

“你花了一千年总算把这事儿想开了?“

“嘁,那一千多年什么用也没有,”典韦一副跟你怎么说不明白的表情摆摆手,指着曹操,“我是跟着他才醒悟了呀!”

 

【完】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