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无题】

 这个是参本子的东东,今天战三啦,放出来~~各位在上海的小伙伴们玩开心哟!朱灵因为官渡缺战所以被老板穿小鞋这个说法,是从V魔王那窃来的!


【甲】

 

“朱将军,这次真是多亏了您啊!”

徐晃在篝火对面坐下的时候,朱灵吃了一惊,自己竟没察觉他的走近。徐晃浑身是汗,布衫围在腰间,手里握着的皮水囊看起来已经空了。

“徐将军谬赞,末将只是执行您的策略而已。”朱灵把自己的水囊递给他,“昨天才打掉梁兴,今天就锻炼到这么晚,真是令人佩服。”

“在下天资驽钝,不敢懈怠!”徐晃也不客气,接了就喝。

对于眼前这个人,朱灵不算陌生,前前后后打过几次交道,但要说熟悉,这时还真的谈不上。曹营内外提到徐晃,都道他是个武疯子,本事不小脾气不大,对谁都是满嘴在下在下,有时谦虚得让人坐立不安。

“要是徐将军都算驽钝,我辈岂不是……”

 “不必跟在下客气,呼我名字就好!”

“您是主将,那可像什么话…”

“文博!”徐晃却大方起来,“你我这一役进退犹若合符,遇事化险为夷,同阵里的兄弟,就不客套了!”说着喝空了朱灵的水囊。

 

韩遂、马超反于关右,主公亲征招来了朱灵随行,然而他终究没再得到独当一面的机会。出征之前,主公将徐晃调往汾阴招抚乡党,等到了潼关便快马催至与闻军事,这次的偷渡蒲板,便是徐晃的主意。如果说当年被于禁强夺兵权时朱灵还愤懑了一时,如今再做徐晃的副将,他已经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自己虽然忠心不二无可论错,主公又何尝对自己不公呢?朱灵于是欣然领命。

曹营里有两个人治军谨严出了名,一个是徐晃,一个是于禁。于禁他朱某人早就领教过,虽然当时那十来骑领着一纸文书径直来他帐外要兵时,朱灵也不曾有半点要反抗的意思,但骑在马上的于禁一张没人味儿的黑脸确实让他畏惧三分。同样是军纪严整朋友少的徐晃,大概也差不多是这种人吧,朱灵一度这么想,时间长了才发现此人有点异常。

“哎呀,还是渴……文博想不想喝两盏?”没料到徐晃居然提议喝酒,朱灵受宠若惊,不等他回应徐晃就招来了卫兵,“替我和朱将军拿坛酒来吧!”

 

当年第一次见徐晃,朱灵的印象是这人客气、傻气,跟传闻中劝服杨奉携天子东奔曹公、官渡放火断粮道那个智勇双全的徐公明对不上号。论资历,虽不如夏侯兄弟那些元老,可董卓方死群雄并起之时送来天子,这等功勋又有几个人赶得上?自打来了曹营,大小战役无不参与,所部执行从未有失,这等战绩又有几个人比得了?朱灵觉得徐晃根本无需如此低调谦让,更不必那么节俭固穷。

“他啊!只是没那个心思,倒并非刻意清俭。”一次闲聊时满宠对朱灵这样说,“主公手下的这些将军,有的看着凶巴巴,其实心很软;有的看起来人畜无害,却几无常人心啊哈哈哈!”前一个说的是于禁,后一个说的就是徐晃。

人畜无害一望即知,前提你是他这边的。徐晃为人谦和,跟谁都不争,跟谁都能搭伙。十数年来南征北伐、四面救火,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功劳却不往自己身上揽。不管新兵老兵,到了他手里就成了精兵,朱灵接过他训的兵,确实个个英勇守纪。可无常人心是什么意思,要说人情味,徐晃至少比于禁浓点,况且当年在易阳力谏主公纳降,不是深谙事故之人怕是不能做到。

 

直到这回跟徐晃朝夕相处了好些日子,朱灵才明白了满宠的意思。这人的心思,全在练军打仗上,开口闭口全是兵事,就算主公想跟他找个闲话唠唠,他也只有“在下不知”、“在下佩服”、“在下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武疯子啊,朱灵恍然大悟,看起来随和友善,却是完全不能如常人一般交流。

 

 

【乙】

 

真正觉得徐晃可怕,是在马鸣的山崖上。

汉中兵寡,马鸣路险,徐晃领了区区几百骑二话不说就出发了,等朱灵带着步兵赶到,却连敌兵都没见到几个。人呢,朱灵愣了。喏,那不是么,徐晃指着万仞之下。

望着崖道上被战马踏得残肢破碎的蜀兵,再看看身边蓝白袍上浸透猩红却笑得爽朗的徐晃,朱灵不寒而栗。后来军司马绘声绘色地给他描述了当天的情景:敌兵看到徐晃部在崖道上奔驰而来,前面的向回跑,却被后面的挡住,先是打头的滚落山谷,进而互相踩踏以至争相跳崖。徐晃就冲在阵前,对方连一只冷箭都没发。

 

几个月后在摩陂,站在徐晃身旁,看着主公在百步之外从那匹黄蹄骏马上跃下,身后簇拥着文武近臣向着他们和身后三个月前还是全新兵,如今却已雄迈整肃如禁卫的阵队急趋而来。主公的脸上是信任、赞赏以至于感激。曾几何时,朱灵也想过主公用这样的表情注视着自己,大步走来。

酒宴之上,曹操提起了徐晃与关羽隔江喊话的轶闻。朱灵下意识想避开主公可能投来的目光,只是每巡照例一饮而尽。

“文博有心事。”次日遇见徐晃,立刻就被戳了一句。

“怎么会…”经过从蒲阪到四冢,两人已经熟络了。

“文博怕是觉得晃无情。”

“公明何出此言!”

“我先去营里见主公,晚上再聊。”

 

那日徐晃隔着江跟关羽一阵叙旧方毕,便淡然对左右“取他首级,赏千金”时,朱灵就在左军。与其说觉得徐晃无情,不如说他但愿自己也能如此。官渡一役若是没有缺战,他朱某人的武运大概就是另一番规模吧。

“太重感情,有时候就难免左右为难。”徐晃比想象的能喝。

“…主公危难之际不能尽责讨贼,灵并没有借口可以开脱。”

“其实这也不能怪文博,若是抱着迷惘上阵,反而更糟糕。”

“是么,”朱灵想你倒挺会安慰人。“我不像公明,总是能看得明晰……”

“文博其实是看清了。”

“……”

“你看清了自己就算硬着头皮去,也无法挥刀向故交,所以讨袁氏时才不领命随征。”

“我…”

“主公震怒,你也不去,其实是不愿有负于他。”

“…这是灵臣德有亏。”

“也是因此,主公不喜欢你,却还信任你!”徐晃大笑。

“公明…这是说什么……”

“文博啊,你说是不是这样呢?你不能因为主公忘却旧恩,也必不能因为其他什么人背叛主公。你不能战则不领命,领命则必死战,主公能不信任么?”

“……”朱灵从未想过背叛,即使是官渡之后他连上书陈言都免不了被主公讥讽的那两年。

“若有一日,你我相斗,文博恐怕是决不能来打我了。”

“你!”

“哈哈哈哈哈哈!”徐晃赶紧把酒盏往朱灵嘴边推,“然而你我决不会站在河两边的!”

 

 

【丙】

 

随着并不浩荡的队伍来到了田野的中央,看着这谨然得莫名其妙的丧阵,朱灵突然有点想笑。徐公明啊你至于么?

天特别低,冥钱在空中盘桓却感觉不到风,道士装模作样地和着叮当地铜铃声念念叨叨,颇让人想起上古阴阳家出兵前的祭祀。薄棺缓缓地送进了墓穴,四周的画像砖上随随便便地画了一些人啊马的。那是你这辈子风光的几件事吧,但也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后人看了怕是不能清楚——朱灵望了这眼珠子不转都能瞅个全活儿的墓穴,望了零零星星的几个瓦罐、几件兵器。这样的墓怕是没人盗,也就不会有后人费劲琢磨你这些画壁了罢。

 

“你竟有千金可赏,我当你那些家当早都散尽了呢。”被徐晃灌了几轮,朱灵决定换个话题。

“哈,要真把云长斩了,主公恐怕赏我不止这些,何况我还有食邑,可以卖嘛!”徐晃挤了挤眼睛,俨然一副小财主的模样。

“真大方!”

“大方?那帮小子大方到连命都给我了!”

“说的也是。”

“古人愁的就是不遇明君,如今你我遇着了,所以…对吧!”

朱灵想可不是么,自己当年送别故友留在了曹营,不正是自认为遇到了不世出的明君么。脾性虽然不同,可这份感遇之心,自己与徐晃是一样一样的啊。

 

上一次站在这么简陋的墓穴边,是黄初二年,那时候徐晃站在他身边。如果说徐晃的下葬是清俭,那时的景象则简直是惨淡。

对外的宣告是于禁愤怼而死,可谁都知道他只是被“不想看见”了。于禁的葬礼,朱灵没想到徐晃会去,一如徐晃没想到朱灵会去。两个跟墓主算不上多深交情,其实跟谁都算不上多深交情的人,目送着那位像徐晃一样军纪严明,又像朱灵一样思虑过深的老同僚落进墓坑,四周环绕着后来被说成是画在主公庙中的樊城的图画。

“我死时若是全尸,文博来送么?”望着长子填下第一抔土,徐晃突然问道。

“送。只怕你跑得太急,不等到我给下你葬的日子,魂就飞走了。”

“哈哈哈哈哈,跑得快些,或许又能追见主公!”

“若是追见了,给我占个位儿。”朱灵笑道。

谁知徐晃听了,竟突然夺过招魂幡,跳上运棺的马车挥了起来。

 

“文则啊!你听见么,你快去追,给我俩占个位儿啊!”

丧阵中的人们惊讶地转头望向徐晃,他却不知从那儿捉出来一坛酒,向着于禁的坟土一泼,挟着朱灵喝了起来。

  

【完】



本来是打算写个朱灵视角的徐将军印象,但是后来好像就没有重点了,结果连名字都起不出来2333~

说到徐晃的清检,其实朱灵想得太美了,就是那么没货的墓,后来还是被挖了个惨……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百度徐晃吧找找,有人曾经发过图,墓穴被挖了个硕大的大坑……

评论
热度 ( 9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