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围城】

昨天的任务出现丧尸围城……一听到丧尸就想到两个无双武将:郭淮和贾充……


=============================


夏侯渊在地牢栅栏外面,一脸无可奈何地蹲着,“这,到底是不是感染了啊?”

“肯定是的!”儿子夏侯霸决断地说,然而表情看起来并不比他爹有把握。“城外那些感染了的丧尸全这样,面色发黑、人不人鬼不鬼,嘴里简直不吐出气来。”

“可是…”平时不太发表个人意见的徐晃也在,“郭淮大人一直也就是样吧……”

“话是如此,但怎么看都比以往更没生气啊。”阎圃胆子肥,还向前凑了凑。

“都在地牢关三天了,别说是郭淮大人,我都会没有生气了啊!”张郃觉得简直不能看这么残酷的画面,站在牢门口,脸向着外面。“快把他放出去吧……”

“这,能让郎中来看看不?”夏侯渊猛地站起来,顿觉双腿麻得发痒。

“一听说是看丧病,没有大夫敢来啊。”徐晃答道。

“我说,不然让师君来看看?”阎圃说的是他的老东家张鲁。

“好好好,这主意好!”大家一致同意。

 

别看郭淮关在地牢里怪可怜,可一早是他自个要求的。几天前忽然汉中府被染了丧病的流民围了城,最早大家还只是开玩笑“这病也是不凶,郭大人不已经得了半辈子么”,可越看觉着越像,连郭淮自己也觉得像。

“我…我怕是……咳咳咳……再这样下去也要啖人了,把我…关……关起来!”

于是关了三天,可也没闹明白郭淮是不是丧病。这会儿从城东请了张鲁,一行人再到地牢门口,却惊出一身冷汗。

郭淮不见了!

 

“不好了!不好了!”传令兵远远地喊着跑过来,“郭…郭淮大人……和张郃大人出城了!”

晴天霹雳,夏侯渊觉得自己两眼一黑,说好的胖子不贫血呢?可情况紧急,在儿子和徐晃的搀扶下,一群人哼哧哼哧地爬上了城墙。

好家伙,只见张郃扛着郭淮,蹦蹦跳跳地在那群丧病的饥民中间穿梭。还听见张郃在喊,“郭淮大人,你倒是看仔细,他们的病可与你相同?!”

然后是郭淮的回答:“嗷嗷嗷咳咳咳咳!”

然后又是张郃在喊:“你确定?可他们要来吃我们,你从来也没要吃人啊?!”

然后又是郭淮的回答:“啊啊啊~~~咳咳咳咳~~~啊!”

张郃身手敏捷,流民不能近身,可拖在后面的郭淮却免不了时不时地挨上几口。终于张郃也发现郭淮负伤,这才飞回了城墙上,正碰见夏侯渊一伙。

 

“你这是做啥!”夏侯渊问。

“我要放郭淮大人出来,可他说他有丧病,不出来,我就带他来看个仔细,他跟这丧病的人不一样!”张郃一脸理所应当。“囚禁自己的同僚不符合我的美学啊。”

“我…咳咳咳……我真的……”郭淮喘得跟纤夫似的,“真的是丧病……”

“不管你以前是不是,现在肯定是了。”夏侯霸指指郭淮身上被咬伤的地方。

“快…快把我关……关起来!”郭淮继续喘。

“妈哟,这孽造的!”夏侯渊觉得要给张郃跪了。

“我依然觉得郭淮大人的病情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啊!”张郃坚持道,“一定要关的话,至少把地牢装修一下!”

“我说……”张鲁想说话。

“不…不用装修……我咳咳咳咳……我……”郭淮还在喘。

“那个…各位大人……”张鲁继续努力。

“你,笨蛋儿子,你去把地牢铺个床,多拿几床被子,还有衣服!”夏侯渊一脚把儿子踹下楼梯,“赶紧的!”

“大人们…”徐晃想帮张鲁争取一下发言的机会,然而并没有人注意他。

于是他们又吵杂了半晌,直到夏侯霸抱着一大堆衣服被褥回来。

“蠢货,这是女装!是郭夫人的!”夏侯渊又踢了儿子一脚。

“求求各位大人,听我们一句吧!”终于逮着空档,张鲁、徐晃和阎圃齐声喊道。

这时候,大家才顺着张鲁的手指的方向,看到城下的流民,先是彼此间相互咬了几口,然后竟一波一波地面色泛红,有了生气。一伙人目瞪口呆地从午时看到申时……城下的人们竟渐渐地全回了人样。

 

“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抗体!”张鲁深沉地说道,“郭淮大人确实是丧病…然而他有抗体,所以不吃人……那些流民吃他的肉,就跟着也好了……”

 

【完】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