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眼光】

昨天的题是“自创人物与本命的互动”,就是苏!

迷一般地,提笔的时候想写的是酒家女勾引落魄男,最后却变成了黑心情敌的回心转意【x

剧情呼应之前那篇【父】: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8345493


==================================


那天渊坐在那儿,并不喝酒,只是缩在角落的桌边看看外面,又看看我。

“我请客,你喝吧。”我说,拿起早已放在他面前的酒坛给他斟了一碗。这是库里最后一坛了。今年这饥荒闹得饭都吃不饱,哪还有人来喝酒,又哪还有粮食来酿酒。

“不了。”他斩钉截铁,“元泽,你给我出出主意吧!”

“现在这光景,我上哪儿给你出主意呢?”我只好坐下,伸手从邻桌捉了只碗,给自己也倒上。

“你总是有主意的。”这小子说的对,可并非人人敢来我这儿要主意。有时候我想,我这么个人人见了斜着眼看的人,他为何却不防我呢。

“是,可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并不接受。”

“我答应了文哥,他女儿我要养大的。”渊说的是我的族兄,夏侯文。

“那孩子没有亲缘,我看过的,”这是我第几次重复了,“你舍了她吧,我给她寻个好人家。”我在说诳,这年景不会有人家要买孩子,但我打算自己拿些钱给他。

“不行的,我答应了文哥。”这小子平时好说话,真顽固起来却不输人,“你给我再想个办法。”

“如此,你便只好去当草贼。”我敷衍了他一句。

“不行的,阿丁不许。”

“那就迁家,去好的地界。”我有些恼火。

“能去的地方,那流民都涌到咱们这来了……”然后又胡乱地涌向其他什么地方。

“妙才!”我开始失去耐心,“就算没有郁才那孩子,你一家三口都不一定能活……”

“所以,你说我何必舍了她呢?”

“……”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使得我三天之后敲了渊的门,大约是路口碰见阿丁时她那疲惫而清澈的双眸……我还一直在想,当时自己究竟是想要拉他们一把,还是推。

“我去!”渊立刻答应了。

“这是死罪,你想清楚。”

“只我一个,”渊笑了,“何况看这天下的态势,秋天还不到衙门就给端了,也未可知!”

“你若是没了,阿丁和孩子…们……”

“先过了眼下再说!何况…”他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我,那是我从没见过的,其中大约是信任和希冀,“你总有办法的!”

“你…行行行……总之,你去衙门认了罪,曹家那边就发车,不遇着贼的话,粮食很快就到了。”

 

之后,渊那奇怪的眼光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不仅没有随着时日的推移变得模糊,反而越来越明晰。那奇怪的眼光逐渐掩盖了阿丁的明眸,时时地看着我。于是我现在到了这里,在这个夏末的午后,来找到曹孟德。

“你要我去救他?”如果说族里还有哪个人,比我更让人背后议论,大概就是他了。不过对曹操,还有人议论个好,我却没有。

“虽然不成器,也算你连襟,”我说。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主动说人好话,”他大笑,“不过没记错的话,本来是你想当我的连襟吧!”

“托你的福,不是没当成么?”若不是你曹孟德不待见我,你妻妹阿丁又何至于被许给那个一穷二白还有点傻你一辈子都不一定打得上交道的夏侯渊。“而且那人很有意思,你会用得上的。”

“我确实是不打算让他死。”他似乎没有请我落座的意思,正合我意。“不过劫狱…”

“今晚我请衙门上下吃席,在我店里。”

“喔,你已经布置好了。”

“然而我人手不够,而且我的人让人碰见了,都认得。”

“有意思。”

“你来不来?”

“来。”曹操点了点头,要往屋里去,这就算是送客了。“你夏侯雱要保的人,我一定要见一见。”


【完】


==================================


名雱字元泽这个事儿,是从王安石的儿子来的,因为意思跟我本人的名字相近但是更中性所以苏的话就会抄他名字了,谁让我爱王介甫爱得深沉呢(走题

夏侯文这个名也是现编的,大家不要当真哦~

而且居然还有后篇↓,我是不是都可以做个系列了……

【感应】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8d70041




评论
热度 ( 11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