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all曹】暗访

昨天的任务…大叔+花魁……

然而木有人炖肉……

不这并不是讽刺文学,不要跨省!!!


======================================


“这真能成?”张绣听了贾诩的话,吓出一身冷汗。暗访组来到许昌,是为了调查国有上市公司凤凰集团,可这工作谈何容易!但凡官字号的国企,说没有猫腻那都是假的,可凤凰集团在中央和地方关系网盘根错节,只怕拔了萝卜带出泥,泥浆难免溅了自己。

不查,也不行,刘协总书记这回是下了决心要整顿这帮逐渐坐大的地方势力,之前已经成功打击了邺城的名族实业和长安的太师重工,中央权威空前抬高。
凤凰集团的总裁曹操,不是个等闲之辈,不仅因为他有个在政治局常委的爷爷,更因为他本人能力超群,手下还笼络了一群三教九流的风云人物,黑白两道、手眼通天。他张绣的叔叔,当年的环保部副部长张济,正是在调查凤凰集团下属化工厂的非法排污时突发心梗英年早逝的。且不说自己手段不如叔叔强,扪心自问有没有能被人抓住把柄的过去,张绣确实也不怎么自信。

“你傻的啊,他转移国有资产,你就去查资产?他走私外国原材料,你就去查原材料?”别看张绣是暗访组的组长,真正拿主意,还得靠贾诩这个书记员。“他资产转到哪儿了,查出来你敢说?走私原材料打通了哪些关节,你惹得起?”

“那…我们怎么查?”

“ 啧,死脑筋!”

 

次日,一则“凤凰集团总裁曹操公款嫖娼,携花魁邹美美夜游宛城”的曝光新闻从自媒体平台“微步”传出,半小时内就在社交网站“罗袜”、新闻门户“生尘”等平台爆炸式地传开,传播速度之惊人,让集团媒体外联部猝不及防。

“这绝不是普通的网络转载,若奉孝在,不使我至此!”曹操说的,是他正在濮阳疗养的第一秘书郭嘉。

“想必是个圈套…曹总,这个邹美美……”总裁助理荀彧的脸上除了焦虑,更有愤恼。

“肯定是刘协!”曹操砰地砸了桌子,“集团方面我已经做得滴水不漏,他就用这种方式整我!”

“用公款嫖娼的丑闻,既曝光了凤凰的内部问题,又能将您的名声搞臭,这招不可谓不高。”

“……没错,”曹操怒气未平,“不过能使出这样妙计的人,不应当愚蠢到要与我作对……”

 

二流的连锁咖啡厅,最靠角落的隔间里,曹丕在黯淡灯光的掩饰下,竭力保持自己表面上的冷静。

“我为何要相信你?”虽然背上已经渗出冷汗,曹丕的语气却仍然漠然而孤傲。

“刚才你也说了,我是个聪明人。”贾诩不紧不慢地搅着咖啡,却不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曹丕。

“可你已经与我们为敌,你并非友军。”曹丕觉得口渴,却害怕去拿杯子会让对方看到自己颤抖的手。

“我当然是友军,尤其是你的友军。”贾诩阴鸷地笑,从包里掏出一张报纸,“这是今天的头条,你看了么。”

“我看了。”

“你看得不够仔细。”

 

面对这个头一次能把自己陷入如此困境的对手,很奇怪的,曹操更多的是好奇。这是个能力和道德都写在脸上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坦诚?

“我不可能这样做。”曹操不认可对方的提议。

“你必须这么做。”贾诩继续推销。

“那是我的长子,和我的亲信。”

“丢卒保车,这事过后他们依然是你长子和亲信。可如果你玩完,他们就都玩完。”

“你本该直接向我开条件,而不是留这一手…”曹操看着桌上的报纸,上面有他在保镖典韦的护卫下和邹美美在酒会、游船上的照片,以及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尽管很模糊,尤其是曹操的脸。

“那样会有下一个暗访组,下下一个暗访组,直到有人能折腾出些什么。”贾诩两手一摊,“袁绍已经栽了,董卓也栽了,公孙瓒很快也要栽,中纪委的能人可不止我一个。”

“只有这一个办法?”曹操明知故问。

“换成别的替罪羊,这事情就太小了,小得不足以让上面产生胜利的错觉。”

“他说的没错。”坐在一旁的年轻人开了口。“我是长子,所以可以随意地指使典韦,也有了花天酒地的本钱;父亲对我失之管束,不算彻底洗净;我一个二代用了集团的资源,但终归不伤大雅,这确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可你今后是要…”曹操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

“凤凰没有我,还有子桓,可如果没有父亲…”曹昂站起身来,“我大可以从此安心做个公子哥。”

“大公子果然明事理!”贾诩谄媚地竖了拇指,“如果您在恰当的时机再制造一些富二代洗心革面的新闻,说不定还能提高曹总和凤凰的美誉度哦。不过那是后话,从长计议了。”

“如此一来,邹美美小姐把‘真相’公布于众;父亲发个罪己诏并处罚大哥;然后凤凰集团做一些整改的动作,给足上面的面子。”坐在末席的曹丕也起身,站在曹昂的身边,“最重要的……”

“那是自然。”贾诩点头。

“那么纪委以后的动向,就有劳贾书记了。”

 

【完】 


评论
热度 ( 14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