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y快放开你渊叔!

这边是看见胡子叔叔就走不动路的DOY~三国神马的超有爱!夏侯渊脑残粉!
魏癌晚期的业余选手,求勾搭求鞭挞!

【父】

.


“妙才,我今天来是有事相求。”看着堂弟捏着婴儿的脸玩了小半天,夏侯文终于开口了。

“哦,哥你说!”夏侯渊逗得那娃儿咯咯咯直笑,“这孩子还真像你。”

“妙才,这孩子你可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小家伙似乎也很喜欢夏侯渊。

“相命的先生算过了,她这辈子能富贵,可没有亲缘。”

“……啥意思?”

“大概就是跟家人无缘吧,你看她母亲为了生她…我这身子,怕也是没有福气看着她长成……”

“哥你胡说什么呢!你肯定能看到妮妮跟咱家老大成亲的!”夏侯渊一秒钟拉了个亲。

“就这么一个孩子,若我死了…她就孤苦无依……”夏侯文看对方嬉皮笑脸,就去握了夏侯渊的手,“妙才,你可愿认她做个干女儿,到时也算她还有个亲人!”

 

 中平二年,谯县饥。

“渊哥,你别去!”阿丁又如何拉的回丈夫。

“大丈夫不能保全妻子,何用命为。”夏侯渊只是穿鞋,“何况这兵荒马乱的,不等秋天,那县衙都不在了也未可知…”他穿好鞋,把妻子拉到身边,“我去顶罪,曹家周济过来的粮应该要到了,可现在这乱局,若是路遇匪徒就不好说……你们恐怕还得忍忍……”

“我们在这外边尚且…那狱中说是早就断了粮,你不要去!”

“阿丁…”夏侯渊用手指竖在妻子面前,“无论如何,妮妮要留住……”

 泪水从妻子的眼中夺眶而出,她不敢呜咽,只是对着丈夫点头:“我知道的,我知道…”

 当日,夏侯渊自缚入官,认了死罪。曹家的粮草却走了一旬才到,半路遇着了草贼。三个月后,族兄曹操带人劫了法场救出夏侯渊,回到家中等他的只剩下阿丁和小女儿。

 

妻子虽然幼年丧了生父,受过饥贫困苦,却到底是望族骨血,尊卑不动常态、喜怒不失仪体的。这时伏在裹着夏侯渊身首异处的尸骨的马革上却放肆哭嚎,那号泣已然不成人声。

这二十年来,妻子从未向张飞要求过什么。张飞也曾问她可有什么心愿,那心愿他却无法为她实现。“我想再见我爹爹。”夏侯夫人这样说,“可我命中没有亲缘啊…此生怕是见不到了。”就连神经粗得像张飞这样的,都不止一次想若是天下太平,就能带着她常常去拜见泰山,喝几杯小酒,说不定切磋切磋武艺。可眼前这一幕,绝不是张飞设想过的父女重逢。

 

“妮妮,想不想爹爹?”夏侯渊蹲下身抱起养女。“我看你可一点也没长高!”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妮妮紧紧搂着夏侯渊的脖子。

“傻丫头,怎么会呢!”夏侯渊捏着孩子的小脸,“你总能见到爹爹的。”

“真的?”

“真的。”

 

===============================

昨天的任务是夏侯渊+干爹

……其实我本来想写,然后再收获一堆黄暴的剧情……但是……这个企划的一大特色就是哲学任务发刀,纯情任务开肉……

然后这个故事还有展开:http://doyapox.lofter.com/post/251af6_86aafea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doy快放开你渊叔! | Powered by LOFTER